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okbhls.live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
處理勞保糾紛題材感人搞笑小品《
城建題材搞笑相聲劇本《與城軌共
新年同學聚會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基建題材娛樂搞笑相聲劇本《與城
法院正能量搞笑小品劇本《拒絕收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元旦適合演的小品劇本,元旦節目表演
燈博會公益義工故事小品劇本《幸福
最適合公司年會表演的爆笑小品臺詞
公司企業環保小品劇本《打造綠色環
關于工作的情景劇劇本(特殊紀念日)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花鼓戲劇本 > 邵陽花鼓戲《玉堂春》劇本(4)-大審玉堂春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okbhls.live/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花鼓戲劇本   會員:一個喜歡戲曲的人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10/22 8:07:13     最新修改:2019/10/22 8:33:43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okbhls.live 
戲曲劇本名:《邵陽花鼓戲《玉堂春》劇本(4)-大審玉堂春》
(原創劇本網)作者:佚名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邵陽花鼓戲《玉堂春》第四折【三司會審】〈邵東邵陽傳統大型花鼓戲〉() (第一場) (吹大牌子,王金龍及眾差役,王門子,同上。) ⊙王金龍: (念) 為尋心上人,來至山西省。恩愛一旦別,何日里才得續舊情。 (白)本院王金龍,南京人士,自幼飽讀詩書,后得中頭名狀元。加升督察巡按一職。奉旨巡查,因得知蘇三姐下嫁山西洪洞,故特來山西巡察。今日坐立大堂,想起了樁樁往事…唉 (唱,哀川) 王金龍坐府院自嘆前情憶前情不由我思潮翻滾。想當年來到了京城之地,怡春院會得那玉堂春。論相貌論人品她算第一,不由得王金龍動了春心。整日里怡春院風流快活,三萬兩雪花銀花費殆盡,可恨那王八鴇兒見我窮困,下蠻令來把我趕出院門。自此后王金龍流落街頭,還是那蘇三姐最重感情。施巧計跑出來破廟相會,暗地里贈與我三百紋銀。可惜我半道上遇上強人,將我的銀兩全部搶盡,蘇三姐知道了心中優悶,再施計贈與我三百紋銀。回到家苦用功溫習詩文,到后來得了個金榜題名。 (白)本人為官宗旨,乃是不管皇親國戚,不管將相公候。王子犯法罪同庶民,俱當按律而行。說起這次來山西監察呀,唉… (唱) 本院里那一天在洪洞下馬,查得了有一個離奇舊案。說的是一婦人謀死親夫,看其中似乎有許多冤枉,且不知蘇三姐因何牽連,將人犯提到這太原大堂。少時刻來一個三司會審,將此案審理到大白真相。 (白)這正是:  一朝身登鳳凰臺,舊日恩情不忘懷。門子。 ⊙王門子: 有。 ⊙王金龍: 傳點開門。 ⊙王門子: 開門。 (正欲開門恰在此時二位門子同上。) ⊙二門子: (同白) 門上哪位在。 ⊙王門子: (白) 所為何事, ⊙二門子: (同白) 潘、劉二位大人來到。 ⊙王門子: (白) 請少待片時。 ⊙二門子: 潘、劉二位大人來到。 ⊙王金龍: (白) 有請二位。 ⊙王門子: (白) 有請二位大人。 (吹大牌子。潘必正、劉秉義同上,二門子同下。)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王大人在上,司吏二位參拜。 ⊙王金龍:  參拜不敢當。 ⊙潘必正劉秉義: 該然。 ⊙王金龍: 二位年兄請坐。 ⊙潘必正劉秉義: 大人威風凜凜,司吏們站立聽講,豈敢隨意而坐。 ⊙王金龍: 三司會審,哪里有不坐之理。 ⊙潘必正劉秉義:  如此說來,恭敬不如從命,落坐。 (吹大牌子,潘必正、劉秉義同入內,同施禮,同坐。)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大人出京以來,虎步龍行,所到之地,萬物沾恩,萬民無不瞻仰。 ⊙王金龍: (白) 豈敢受如此盛贊。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大人,受得的,敢問大人,此次出京,路過幾省。 ⊙王金龍: (白) 路過三省。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在何處下了一馬, ⊙王金龍 (白) 洪洞縣下了一馬。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查得民情如何, ⊙王金龍: (白) 略似得知一二。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道來聽聽。 ⊙王金龍: 官是貪官,民為刁民。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當是有賢愚不等。 ⊙王金龍: 好個賢愚不等。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敢問大人,今日升堂,不知先審哪一案, ⊙王金龍:也曾查得卷宗,內有藥茶毒死親夫一案,不知連累多少好人,自然是先審問謀死親夫一案了。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哦,敢問大人,今日三司會審,當用何刑。 ⊙王金龍: 貓狃頭,大竹排,小繡鞋。樣樣皆得備齊。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本府內自有配備。 ⊙王金龍:準備升堂。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大人升堂,司更等儀門伺候。 ⊙王金龍 (白) 有請。 (吹牌子。潘必正、劉秉義同下。) ⊙王金龍 (白) 來,開門。 (王金龍下。) ⊙王門子 (白) 開門。 (王門子下。吹牌子。刀斧手、衙役、王門子同上,潘必正、劉秉義、王金龍從兩邊上,崇公道暗上)。 ⊙王金龍 (白) 來呀,傳洪洞縣長解 ⊙王門子: (白) 傳洪洞縣長解 ⊙崇公道 (白) 報告,長解進。〈跪) 叩見三位都察大人,公文呈上。 ⊙ 王門子 (白)公文呈上與王大人, 當場拆。聽點:長解一名崇公道。 ⊙ 崇公道 (白) 在。 ⊙王門子 (白) 護解一名劉子齊。 ⊙崇公道 (白) 有。 ⊙王金龍 (白) 嗯,點長解是你在,點護解又是你有,一人敢應二名,分明是一刁棍。 ⊙王門子 (白) 請劉大人用刑。 ⊙劉秉義 (白) 過來,大膽的狗奴才,拖下去,跟我打。 ⊙崇公道 (白) 且慢,三位大人吶,小人有下情回稟。 ⊙劉秉義 (白) 有話往下講。 ⊙崇公道【唱】小人我好比大人跨下之馬驢,揚鞭就走勒韁即住。 (背白:  說個假話哄一哄) 劉子齊是我親舅父,押解蘇三我倆同把縣衙出,半路上他打水土不服,病了一天就一命嗚呼,上有小人名字我敢應付,親舅名字我豈敢不作主。 (白)天有天赦,地有地赦,大人當有人赦,還望諒情。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長解回明,其刑可免, ⊙王金龍 (白):可 免。帶犯婦。 ⊙王門子 (白) 帶犯婦 ⊙崇公道 (白) 是。蘇三犯婦,走得來。 ⊙蘇三 (內白) 來了,苦哇。 (蘇三上。) ⊙蘇三 (哭) 喂呀… (唱)一步來在都察院,舉目抬頭往上觀。兩旁的刀斧手,嚇得我膽戰心又寒。回頭我把崇爺喚蘇三有言聽一番。蘇三此一去都察院好有一比 ⊙ 崇公道 (白) 好比何來, ⊙蘇三 (唱)好比那羊落虎口有去無還,去得也得去,去不得也得去。 難呀,我的崇爺。 ⊙崇公道 (白) 三位都天大人必然開脫于你的死罪,你往生路往死路,就在此一著了。 ⊙蘇三 (哭) 啊……崇爹爹呀。 (唱)崇爹爹一言來提醒,提醒我蘇三夢中人。都察院好比閻王殿,黑暗暗來是陰沉沉。大人們好比勾魂官,蘇三好比那野鬼孤魂。 ⊙崇公道 (白) 犯婦低頭,告進。〈拉蘇三進,跪) 犯婦當面。 ⊙王金龍 (白) 那犯婦,為何不抬起頭來, ⊙蘇三 (白) 有罪不敢抬頭。 ⊙王金龍 (白) 恕你無罪。 ⊙蘇三 (白) 謝大人。 (蘇三、王金龍對看,王金龍心里震動,旋即鎮定。) ⊙王金龍: (唱)王金龍我低頭用目觀,不是蘇三是何人。一口氣悶住我都察院,面紅頭熱慌了神。 (欲倒狀) (白) 退下,掩門。 (吹牌子,崇公道拉蘇三,及眾役,皆下,王金龍伏案) ⊙王門子: 啊,不好了,大人突然暴病發作了,這又如何是好,對了,得趕快去找郎中先生才是。 (王門子近看一下王金龍,急下) ⊙潘必正: 啊,啊,…王大人一見犯婦競犯起病來了。 ⊙劉秉義: 這病犯的也太快了吧,倒叫我不得明白了。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這又如何是好,你我同去偏廳打坐,靜候王大人蘇醒,請。〈分下) (第二場) (過場音樂,王門子攜老郎中上,郎中號脈,診治,提箱走) ⊙王門子: 老先生得的什么病。 ⊙郎中:痰包火。 ⊙王門子:沒有聽懂,老先生到底得了什么病。 ⊙郎中:火包痰。 ⊙王門子:我不是問你得的什么病,我問的是我家大人呢。 ⊙郎中:你問你家大人得的什么病。相-思-病-!。(提箱欲走) ⊙王門子:相~思~病。如何治療?開個單子啰? ⊙郎中:此相思病所治之藥就在你們都察院內,何用我來開單子,呵呵哈…(下) ⊙王門子:藥在都蔡院里?…大人,速醒吶。 ⊙王金龍:哎…喲… (唱)三魂渺渺出竅外七魄茫茫又附身。慢慢睜開昏花眼又聽得堂鼓催聲聲。 (白:)開門,有請二位大人。 ⊙王門子:開門,有請二位大人。 (吹大牌子,潘必正,劉秉義:,眾差役上)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參見大人。 ⊙王金龍:二位年兄請坐。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有坐。 ⊙潘必正:敢問大人,是新病初發,還是舊病復發。 ⊙王金龍:本人舊有此病 ⊙劉秉義::可曾痊愈: ⊙王金龍: 哦,好啦好啦,真讓二位年兄費心了。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王大人今天有病痛纏身,蘇三一案就不要審了吧。 ⊙王金龍: 此案看來冤情深重,不可再拖。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大人恩重如山,來,帶犯婦。 ⊙王門子: 帶犯婦 (崇公道拉牽蘇三上,跪) ⊙王金龍: 堂下所跪犯婦,你可有訴狀, ⊙蘇三: (白) 有。 ⊙王金龍 (白) 呈。 ⊙蘇三 (白) 這,又無。 ⊙王金龍 (白) 嗯…本院問你可有訴狀,你道有;叫你呈,又說無。定然乃是一刁婦。 ⊙王門子 (白) 請劉大人用刑。 ⊙劉秉義 (白) 膽大犯婦,訴狀豈是既有又無,來,拖下去打。 ⊙衙役:  哦… ⊙蘇三 (白) 哎呀大人吶,且息雷霆之怒,兩旁吶,罷卻虎狼之威。奴有話語請求回稟。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有話往下講。 ⊙蘇三 (白) 是。 (唱)犯婦啟稟三位大人,犯婦之罪并非我之所為,乃大娘皮氏心腸太狠用銀錢將奴買成一個死罪。縣太爺又青紅皂白不分,將犯婦收在牢房之內。上堂后首先是一頓飽打,屈打成招認了這毒殺夫君之罪,我哭天天他不應哭地地不靈。看犯婦將變成冤死之鬼。幸好在臨行起解之前,監中有一牢友其大無畏,替犯婦寫下申冤訴狀以備將來能開脫死罪; 又恐被皮氏搜將而去,因此藏在這行枷之內。望大人開了一線之恩,當堂把這枷鎖砸碎。等訴狀呈上冤情申明, (白)哎呀,大人哪! (唱)到那時犯婦我縱然魂歸九泉,也將是死而無悔。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啟稟王大人,犯婦講明,其刑可免, ⊙王金龍 (白) 免。來人 ⊙王門子 崇公道(同白) 有。 ⊙王金龍 (白) 當堂劈枷開鎖。 (崇公道劈枷。) ⊙王門子 (白)呈訴狀。 (呈訴狀,崇公道,蘇三皆下。) ⊙王金龍:二位年兄,犯婦有訴狀在此,請二位年兄細看。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司禮們才疏學淺,煩大人自看即可。 ⊙王金龍:(白)如此,有僭了 (唱)一見訴狀擺公案,木院低頭看分明。上寫著昊天鳴冤事… (白)二位年兄,訴狀上寫著昊天鳴冤事,怎么理解啊。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請大人理解。 ⊙王金龍:待本院來理解。 (唱)想蘇三遭受了不白之冤,情悲悲意慘慘無處申訴, (白)這就好有一比吶。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好比何來。 ⊙王金龍:二位年兄吶 (唱)好比那烏黑云遮滿青天,本院我似春風吹散烏云, (白)豈不是昊天鳴冤事么,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大人才高。 ⊙王金龍:夸獎了。 (唱):又寫螻蟻尚且偷生,… 白)二位年兄,螻蟻尚且偷生如何理解。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請大人理解。 ⊙王金龍:好,待本院解來。【唱】想那王知縣上不與皇上報恩想那王知縣下不與百姓分憂。 (白)這又好有一比。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好比何來 ⊙王金龍:【唱】王知縣他好比混水一潭這蘇三她好比這小小螻蟻身無故遭受此不白之冤,想昭冤只怕是難之又難。本院部好比那陽春三月,暖和風吹拂著廣袤大地。 (白)這螻蟻不就是活得悠然了么?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大人解得不差 ⊙王金龍:夸獎了。 (唱)王知縣受賄銀一千兩… (白)二位大人,王知縣他愛賄一千兩,造下這冤枉案,該如何判斷。 ⊙潘必正:王知縣食皇爵綠,上不與皇上辦事,下不與黎民分憂,這樣的貪官污吏,理應該提參。 ⊙王金龍; 罷。 ⊙劉秉義: 罷。 ⊙王金龍:【唱】衙役們又收銀八百兩… (白)這衙役們又收銀八百兩,這個又如何判斷。 ⊙劉秉義: (白)他主子貪財,手下能有好人嗎?上梁不正,下梁必歪。 ⊙王金龍:好一個上梁不正,下梁必歪,這就是你們上下呼應,沆瀣一氣。 ⊙潘必正、劉秉義: (同立白)大人,錢米有別,賢愚當分,此乃是王知縣他個人所為,與我們二人毫不相干啦。 ⊙王金龍:好,好,不與二位年見相干,請坐。 (潘必正、劉秉義,走到一塊) ⊙潘心正: (白)王金龍這小子說我們是上呼下應,沆瀣一氣,盡其誣蔑之能事。 ⊙劉秉義:此小子胡說八道,信口雌黃,此仇若不報,此氣如何得消,你我總之要記得。 ⊙潘必正:  總之你去記得就是了。 -------------…----- 《玉堂春》 第四折【三司會審(下)】 (周志軍整理) ○王金龍: 來,帶犯婦。 ○王門子: 帶犯婦。 (過場起,蘇三上,跪) ○王金龍:  (白) 堂下所跪犯婦,你將含冤情由,一一訴來。本院將秉公而斷,定會開脫與你。 ○蘇三: (白) 都天大人,容訴。【唱】 玉堂春跪至在都察院, ○王金龍: (白) 嗯…膽大的犯婦,狀紙上面寫的是蘇三,你卻口稱玉堂春,分明是一刁婦。 ○王門子 (白) 請劉大人用刑。 ○劉秉義 (白) 來,膽大犯婦,寫的是蘇三,訴的又是玉堂春,拖下去打。 ○蘇三: (唱)啊…呀…呀… (白)列位大人哪 (唱)玉堂春原本是公子取的名。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兩廂退下。面朝外跪,緩緩訴來。 (示意,刀斧手、衙役、王門子同下。) ○潘必正 (白) 我來問你:,玉堂春三個字是何來歷,快快訴來 ○ 蘇三:容訴【唱】 玉堂春是那王公子取的名奴家本是好人家的兒女。 ○潘必正:既然是好人家兒女,為何棲身于娼門。 ⊙蘇三:[唱]都只是為家貧而賣入娼門 ⊙ 劉秉義 (白) 我來問你:那王八鴇兒買你時你多大年紀了。 ⊙蘇三 【唱】 鴇兒買奴七歲整, ⊙潘必正 (白) 在院中住了多久啊, ⊙ 蘇三 【唱】 在院中住了九年整。 ⊙劉秉義 (白) 我來問你:這初次開懷的是哪一個, ⊙蘇三 【唱】 十六歲初開懷本是那王…… ⊙潘必正 (白) 王什么, ⊙蘇三 【唱】 啊啊啊……王… ⊙王金龍:  (緊張)到底王什么啊。〈演出說明: 王金這里要語氣怪異,意在暗中提醒蘇三,不可言明)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大人問你,到底王什么啊, ⊙蘇三:   【唱】 王…王公子啊~ ○王金龍:犯婦膽大,本院今天問你的是毒死親夫一案,唉,哪里問你院中的茍且之事啊 ⊙潘必正:上稟大人,那毒死親夫要審問,這院中茍且之事也得要問。常言道,花在枝頭開,蓮從藕上生啊。 ⊙劉秉義: 對對,藕上生。 (二人笑) ⊙王金龍:如此說來,是講得的 ⊙潘必正:講得的 ⊙劉秉義:講得的 ⊙王金龍 (白) 如此說來,是審得的, ⊙潘必正 (白) 審得的。 ⊙王金龍 (白) 是問得的, ⊙劉秉義 (白) 問得的。 ⊙王金龍 (白) 審哪。 ⊙潘必正 (白) 審哪。 ⊙王金龍 (白) 問哪。 ⊙劉秉義 (白) 問哪。 ⊙王金龍 (白) 啊, ⊙潘必正 (白) 啊, ⊙王金龍 (白) 啊, ⊙劉秉義 (白) 啊, ⊙潘必正、劉秉義 (同笑) 哈…… (同白) 講 ⊙劉秉義 (白) 那王公子他是什么樣的人呢 ⊙蘇三 【唱】 他本是禮部堂上的三舍人。 ⊙王金龍: (白) 住口。膽大犯婦,豈可在大堂之大東拉西扯,牽連太多的人。 ⊙潘必正 (白) 哎,大人,按犯婦如此訴來,定有人在其院中常來常往,故而敢講啊,若沒有人在她院中,她是不敢講的。往下訴。 ⊙蘇三:容訴。 ⊙劉秉義:公子初次見面情況如何啊 ⊙蘇三: 【唱】 王公子初次把院進見面就是紋銀三百兩,坐下不到半時辰,喝一杯清茶就出院門。 ⊙潘必正 (白) 低頭二位大人,那王公子初次進了院,見面就是三百兩銀子,吃杯清茶就走了,此公子可算慷慨得很吶。 ⊙王金龍: (白) 嗯,倒也是大方的,三百兩銀子不過也是取悅而已啊。 ⊙潘必正: 呵呵呵…,三百兩啦,三百兩僅僅是取悅而已啊。 ⊙劉秉義: (白) 啊,二位大人,說什么慷慨,講什么大方,說什么取悅而已,分明是他王門中之大不幸,出了這樣敗家之子。 ⊙王金龍:   這樣的富家之子, ⊙劉秉義:  這樣的敗家之子。 ⊙潘必正:  那樣的敗家之子。 ⊙劉秉義:  哦,那樣的敗家之子。 ⊙王金龍: (強笑) 嘻…… (白) 講 ⊙潘必正:   公子二次進院, ⊙蘇三【唱】王公子二次把院進,隨帶三萬六千兩銀。 ⊙潘必正 (白) 他在你院中住了多久, ⊙蘇三 【唱】在院中未住一年整, ⊙劉秉義: 花費了多少銀子 ⊙蘇三:【唱】三萬六千銀子花得不剩半毫分。 ⊙ 劉秉義 (白) 犯婦低頭。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住,不到一年,就將三萬六千兩銀子俱已花得干干盡盡,難道你們院中吃的是銀子穿的是銀子不成, ⊙蘇三 (白) 犯婦有開銷。 ⊙潘必正:大人吶,她說有開銷 ⊙王金龍 (白) 好呀,問她開銷何在。 ⊙潘必正 (白) 大人問你的開銷何在。 ⊙王金龍 (白) 審哪。 ⊙潘必正 (白) 審哪。 ⊙王金龍 (白) 問哪。劉○秉義 (白) 問哪。 ⊙王金龍 (白) 啊, ⊙劉秉義 (白) 啊, ⊙王金龍 (白) 啊, ⊙潘必正 (白) 啊, ⊙王金龍 (笑) 哼…… ⊙劉秉義 (白) 將開銷報將上來 ⊙蘇三 【唱】 先買金杯和玉盞, ⊙ 潘必正 (白) 用不了許多。 ⊙蘇三 (唱) 又買來裴翠盤瑪瑙瓶。 ⊙劉秉義 (白) 也用不了許多。 ⊙蘇三 (唱) 南樓北樓公子建造,又造了一座望月亭。 ⊙潘必正: 回稟大人,你我為官為宦,大半輩子,砌一個什么水閣涼亭倒還是想都不敢想,那王公子何等富豪人士,居然建造起望月亭來了。 ⊙王金龍:他乃是吏部尚書的公子。建也是建得的。 ⊙潘必正:大人說,吏部尚書的公子,建也是建得的,好大的財氣啊。 (二人附和笑) ⊙王金龍:講 ○蘇三…(唱)日里間南樓去玩耍晚上北樓來逍遙。 ⊙潘必正:你二人怎樣稱呼。 ⊙蘇三:(唱)奴叫他一聲三哥哥 ⊙劉秉義:  他叫你什么呢 ○蘇三:〈唱)他叫奴玉妹妹小親親 ⊙潘必正: 回稟王大人,王公子與蘇三二人的稱呼真不一般呀,蘇三稱王公子三哥哥倒還相配,那王公子叫蘇三小妹妹小親親似乎有點不象話了吧 ⊙王金龍:有道是親者,爰也。 ⊙劉秉義:愛者重也 ⊙潘必正: 唉…說到哪里去了,那王公子明顯是有些怪也。 ⊙劉秉義:  是有些怪也。 (二人附和,笑) ⊙王金龍:講。 ⊙潘必正:訴 ⊙劉秉義:說 ⊙ 潘必正 (白) 那王八鴇兒待他王公子如何, ①蘇三 (唱) 王八鴇兒心太狠,數九寒天將公子趕出了院門。 ⊙潘必正 (白) 嗯…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花了三萬六千銀子,為何數九寒天將他趕出院門, 你們這娼門良心又在哪里 ⊙蘇三 【唱】那王八與鴇兒貪得無厭,只認銀錢不認人。 ⊙王金龍:    這倒與你關,本院只恨那些當王八的。 ⊙劉秉義:  本官最恨那些當鴇兒的。 ⊙潘必正 (白) 大人恨的王八,年兄恨的鴇兒,司吏們我恨的大不相同。我恨的是這個當嫖客的 ⊙劉秉義: 哎…那個當嫖客的 ⊙潘必正: 呵呵,那個當嫖客的 ⊙ 王金龍 (白) 啊, ⊙劉秉義 (白) 啊, (王金龍冷笑。) ⊙王金龍 (笑) 嘿…… ⊙王金龍: 講、 ⊙潘必正: 訴 ⊙劉秉義: 說 ⊙蘇三 (唱) 公子怒氣出了院,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到何處去安身, ⊙蘇三 (唱) 關帝廟內去安身。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你是怎么知道, ⊙蘇三 (唱) 賣花的金小哥來報信,奴在院內裝病人。姐妹們去把鴇兒勸,讓奴廟中去敬神。趁此機會好把金龍哥哥見手帕包銀送情人。 ⊙潘必正: 你多少銀兩準備送與那王公子 ⊙蘇三:(唱)帶去紋銀三百兩贈與公子做盤程。 ⊙劉秉義 (白) 你二人見面之后便怎么樣呢, ○蘇三 (唱) 不顧腌臟和臭氣在神案底下敘舊情。 ⊙潘必正 (白) 低頭,回稟二位年兄與大人,那蘇三見了王公子,不顧腌臟,在神案底下就摟抱在懷,我把他二人好有一比。 ⊙王金龍 (白) 比作何來, ⊙潘必正 (白) 黃連樹下彈琴。 ⊙王金龍 (白) 此話怎講, ⊙潘必正 (白) 苦中取樂啊。 ⊙劉秉義 (白) 啊,二位年兄大人,我把他二人也好有一比。 ⊙王金龍 (白) 比作何來, ⊙劉秉義 (白) 火盆底下摘牡丹。 ⊙王金龍 (白) 此話怎講啊, ⊙劉秉義 (白) 他連死活得不知啊 ○王金龍 (白) 唉,雖是娼門之女,還是很講情義的啊。 ⊙潘必正:年兄,大人說了,娼門之女還是很講情義的。 ○劉秉義:很講情義 (二人附和,笑) ⊙王金龍:講。 ⊙潘必正:訴 ⊙劉秉義:說 ⊙蘇三 (唱) 打發公子回鄉去,在落鳳坡前遇強人。可憐王公子哪敵得過。三百兩紋銀被搶干凈。 ⊙潘必正 (白) 低頭二位大人,你看王公子回轉南京,不想在落鳳坡前又遇著強人,把銀兩都搶走了,這公子真正的命苦啊。 ⊙王金龍 (白) 可算得命苦。 ⊙劉秉義 (白) 說什么命苦命苦,這也是他這個嫖客佬的的下場啊 ⊙潘必正:那個嫖客佬 ⊙劉秉義:  哦,呵呵,那個嫖客佬。 (雙方附和笑) ⊙王金龍 (白) 哼,講… ⊙蘇三 (唱) 只落得長街把飯討, ⊙潘必正 (白) 二位大人,王公子只落得長街乞討,我倒想起一輩古人來了。 ⊙王金龍、劉秉義 (同白) 哪輩古人, ⊙潘必正 (白) 昔日鄭儋之子鄭元和,曾在長街討飯,后來得中頭名狀元,此公子可比得了。 ⊙王金龍 (白) 嗯,我看,比倒也是比得的。 ⊙劉秉義 (白) 哎,二位年兄大人,想那鄭元和乃是前朝的大賢人,王公子他是今朝的嫖客,焉能比得,我看倒是比不得。 ⊙王金龍 (白) 哎,將今比古,可以比得。 ⊙劉秉義 (白) 比不得。 ⊙王金龍 (白) 比得的 (互爭一次。) ⊙潘必正 (白) 啊,年兄,王大人說比得就比得吧。 ⊙劉秉義 (白) 怎么,王大人說比得就比得,好,如此,比得,比得,比得… ⊙王金龍、潘必正 (同白) 講 ⊙蘇三 (唱) 到晚來在那禮部堂上去巡更。 ⊙潘必正 (白) 二位大人,想那王公子乃是禮部堂上三舍人,只落得在又去禮部堂上打更守夜了,這公子真正的可憐哦。 ⊙劉秉義:真正的可慘啊 ⊙王金龍 (白) 這才是風流的才子呢。 ⊙劉秉義 (白) 風流的浪子啊 ⊙潘必正: 其實啦,別說什么可憐,別道什么可慘,不是才子不是浪子,分明是在那里與他王氏門中丟人現眼,這樣的敗子呃。 ⊙劉秉義;那樣的敗子: ○潘必正:哦呵,那樣的敗子〈雙方附和笑) ⊙王金龍:講。 ⊙潘必正:訴 ⊙劉秉義:說 ⊙蘇三 (唱) 公子三次進了院,拐帶銀兩出院門。 ⊙潘必正(白) 嗯,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花了三萬六千銀兩,而又為何落個“拐帶”二字, ⊙蘇三 (白) 并非公子拐帶,乃是犯婦瞞著那王八鴇兒,私下贈與他的,此當屬犯婦拐帶了。 ○潘必正 (白) 哦,原來如此,這一次贈他銀兩多少, ⊙蘇三:約略三百兩。 ⊙潘必正;可是稱過。 ⊙蘇三 (白) 黑夜之間,又無天平戥秤,用手一拈,估計不過三百余兩。 ⊙王金龍 (白) 哎呀且住,那晚回到旅店之中,用天平一稱,不錯不錯,正是三百余兩。哎呀~我那……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啊呀大人,這是公堂,容她自己招認,不要亂七八糟的。 ⊙王金龍 (白) 哎呀,本院我的舊病又復發了,有勞二位年兄大人代審了吧。 (下)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當得效勞。 (王門子上,移座向前,下。) (過場音樂起) ⊙潘必正:年兄啊,這個王大人,我將他有一比啊。 ⊙劉秉義:好比何來 ⊙潘必正:半天云上走馬 ⊙劉秉義:此話怎講 ⊙潘必正:露了馬腳出來了。 ○劉秉義:我也將他好有一比,好比那一口咬爛個糖包子 ⊙潘必正:此話怎講 ⊙劉秉義:溜了糖(堂) (笑)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蘇三啊,你可按訴狀上面的言詞,從實招來,也好開脫你的死罪。 ⊙劉秉義 (白) 如若不然,你看到了的,王大人的舊病又發作了 ⊙蘇三 (白) 二位大人容稟吶。(哭) 【唱】 我與公子把誓盟日月三光為證明公子若來從公子公子不來不嫁人公子立志不另娶,平生只愛玉堂春自從公子回原郡,我在北樓裝病形。終日不出院房門,從茲不再見男人。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既是至死不嫁,為何又嫁了那沈燕林呢, ⊙蘇三 (白) 大人哪【唱】自從公子走了后,蘇三住院中等了三年等。王八鴇兒天天逼,蘇三誓死皆不聽。 ⊙劉秉義:  那你也總總不該變心啊! ⊙蘇三【唱】 那一日梳妝來照鏡,樓下來了沈燕林。他素來就對奴有心,故而常來院中行。他那天又在樓下夸豪富,說比公子強十分。此語專夸與奴家聽,希望奴家早動心。我在樓上高聲罵,只罵得燕林臉帶青。 ⊙潘必正:他難道怕你罵了不成 ○蘇三(唱) 他羞愧難當出門去,與其仆人又把巧計定。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他們生出什么巧計,莫非依仗銀錢買你不成嗎, (蘇三點頭。) ⊙潘必正 (白) 銀子多少, ⊙蘇三 (唱) 謝媒的銀子一千兩, ⊙劉秉義:那王八鴇兒呢? ⊙蘇三:〈唱〉王八鴇兒一斗金。鴇兒貪財將我賣,將我賣與了沈燕林。于是商量又把計生,騙得我蘇三心不寧。假說公子得高中,黃榜狀元第一名。我聽得心中好歡喜,想去為公子謝神靈。我為他關帝廟內把香進,可誰知被挾持到洪洞城。 ○潘必正:審來審去審到洪洞來了。 ⊙劉秉義 (同白) 在洪洞住了幾載, 事后又如何? ⊙蘇三 (唱) 在洪洞縣住了一年整,皮氏賤人起毒心。那一日在樓臺侍候燕林春錦丫鬟把茶敬。一碗藥茶付我手,我轉手就往桌上放。燕林不解其中意,他一口喝了個干干凈。口喊哎喲倒在地,七孔流血命歸陰。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人命關天,皮氏做何反應, ⊙蘇三 (唱) 皮氏一見叫高聲,她道我謀死親夫君。驚動了鄉約和地保,拉拉扯扯就到了衙門。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第一堂官司審得如何,。 ⊙蘇三 (唱) 第一堂官司審得好, ⊙ 潘必正 (白) 這二堂呢, ⊙蘇三 (唱) 二堂官司就變了心。 ⊙劉秉義 (白) 想是王知縣受了賄么, ○蘇三 (唱) 王知縣受賄銀一千兩, ⊙潘必正 (白) 各衙役呢, ⊙蘇三 (唱) 各衙役分得八百銀。 ○ 劉秉義 (白) 上得堂去又是怎樣審問, ⊙ 蘇三 (唱) 上得堂去先打四十板, 打得皮開肉綻斷了筋后面接著動大刑。十指尖尖釘竹釘,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但你也不該招認呀。 ⊙蘇三 (唱) 皮鞭打斷無數根。 昏死又用水潑醒,奴乃一個弱女子,受刑不過才招認。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總總也不該招認。 ⊙蘇三 (唱) 犯婦本當不招認,無情的酷刑我痛不欲生。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這也就難怪你了。你在監中住了多久, ⊙蘇三 (唱) 將奴收在那牢房中,在監中住了一年整,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可有人來探望于你, ⊙蘇三 (唱) 并無有一人來問一聲。 ⊙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那王八鴇兒呢, ⊙ 蘇三 (唱) 他王八鴇兒不來看奴的身。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你那知心的人呢, ⊙蘇三 (唱) 犯婦從小賣入娼門哪有什么知心的人。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那王公子可曾探望于你, ⊙蘇三 (唱) 王公子他雖然多和順,但我與他露水的夫妻有的什么感情, ⊙劉秉義 (白) 眼前若有王公子在,你可認得出他? ○蘇三 (唱) 莫說是認不認得王公子,他剝了一層皮我也認得清。 ⊙ 劉秉義 (白) 話雖如此,他如今頂冠束帶,不來認你,也是枉然。 ⊙蘇三 (白) 大人哪。 (唱) 眼前若見公子面,無情無義之人我要罵他幾聲。 (王金龍暗上) ⊙劉秉義 (白) 啊大人,此案審不得了。 ⊙ 潘必正 (白) 怎么, ⊙劉秉義 (白) 審來審去,連這王大人也牽扯在其中了。 ⊙潘必正 (白) 依大人之見,你我在此不便了 ⊙劉秉義 (白) 那你我暫且告退,看他是怎樣的落案了。 ⊙潘必正:他自有個落案 (二人附和笑) ⊙潘必正、劉秉義 (同白) 王大人司里等告退。 ⊙王金龍:二位年兄請便。 (潘必正、劉秉義相對暗笑,同下。) ⊙王金龍 (白) 蘇三吶,蘇三。 (四衙役暗同上。) ⊙王金龍 (唱) 蘇三堂下把話論,句句說的是真情。本當下位來相認。 ⊙四衙役 (同白) 哦…… ⊙王金龍 (唱) 王法條條不徇情. 左思右想心不定…… (白) 呃,有了。 (唱) 此案交與劉大人。 (白) 來,拿我名帖,再請劉大人上堂一敘。 (王門子應允而下。) ⊙王金龍 (白) 蘇三,你暫且出院,本院開脫你的死罪就是。 ⊙蘇三 (白) 多謝大人 (蘇三起立,撫膝。) ⊙蘇三 (唱) 今天的官司未動刑,玉堂春這里我就放了寬心。出得府院回頭看……(白;啊) 這大人好似王金龍。是公子就該將來相認, ⊙四衙役 (同白) 哦…… ○蘇三 : 唉,怪不得呀(唱) 王法條條不徇情。回轉去說幾句知心話,看他知情不知情 (回轉) 玉堂春好比花中蕊…… ⊙王金龍 (白) 呵呵哈……那你將把那王公子做何比呢, ⊙ 蘇三 (白) 大人哪 (唱) 王公子好比采花蜂。想當初花開多茂盛,他就似那蜜蜂兒飛來飛去采花心。如今不見公子面,我那三…… ⊙玉金龍:三什么啊 ⊙蘇三:(唱)后那三郎啊… 花謝后再不見蜜蜂兒臨 ⊙ 王金龍 (白) 你……你暫且出院去吧。 ○蘇三 (白) 是。 (唱)罷罷罷,這王公子假裝不相認怕是他的心里明,怕的是律法不容情,他如今坐高堂我如今是犯人悲悲切切出了府院,我看他要把我怎樣施行。 (蘇三下,劉秉義上。) ⊙劉秉義 (白) 參見大人。 ⊙王金龍 (白) 蘇三一案,撥到你劉大人臺前審問,必須辨明冤枉才是。 ⊙劉秉義 (白) 司里當按律而斷。 ⊙王金龍 (白) 但憑大人, ⊙劉秉義:大人還有什么分咐沒有啊。 (王金龍將狀紙遞交劉秉義。) ⊙王金龍:此蘇三一案,還望大人諒情一二。 ○劉秉義:當應按律而行。 ○王金龍:所憑大人便是 ⊙劉秉義 (白) 司里告退。好個所憑于我便是,想他當年風流快活,如今身為巡按,又貪戀舊情,會審之時也盛氣凌人,我豈能容他,料他今晚必去探監,今晚將去逮個正著,戲耍戲耍他,看他到時又將如何收場。 (劉秉義下。) ⊙王金龍 (白) 轉堂。 (四衙役同下。) ⊙王金龍 (唱) 適才把得蘇三來審,此事甚是好傷心。想當年我二人情意深她如今卻遭此不白冤情,我縱然罷職丟官,也要為她把案情申明,還望日后破鏡重圓,永遠相伴度過一生。方才在公堂之上不便言明,我不免今晚上改換衣巾,去至監中與她相會以便是相互傾訴衷情。 (王金龍下。) (接下一折《王金龍探監》 -------------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okbhls.live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代玩彩票兼职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