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okbhls.live
重點推薦劇本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
處理勞保糾紛題材感人搞笑小品《
城建題材搞笑相聲劇本《與城軌共
新年同學聚會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基建題材娛樂搞笑相聲劇本《與城
法院正能量搞笑小品劇本《拒絕收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元旦適合演的小品劇本,元旦節目表演
燈博會公益義工故事小品劇本《幸福
最適合公司年會表演的爆笑小品臺詞
公司企業環保小品劇本《打造綠色環
關于工作的情景劇劇本(特殊紀念日)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農村電視劇本 > (農村輕喜劇)孫兒的孝道(四)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農村電視劇本   會員:cuizhiyvan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8/9 5:44:24     最新修改:2019/8/9 5:44:24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okbhls.live 
電視劇本名:《(農村輕喜劇)孫兒的孝道(四)》
(原創劇本網)作者:崔志遠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第四集

 

    方振:你聽不懂就對了,這些年來,你們家的人對我和爺爺對我是一樣的距離。我們家最近幾年由于老爺姥姥鬧病,生活十分艱難,能完成中學和高中的學業,全靠爺爺和你們家的資助。我要用我的雙手,創造幸福給你們回報。

    青青:你要是念完大學,可以更好的回報你爺爺和我們家的人。

    方振:那是很遙遠的事,首先要說爺爺,爺爺七十了,有很多人一說起行孝,就會想到老人在動不了的時候,侍候他的生活起居,給老人買好吃的叫他吃。而我卻是另一種想法,如果能讓老人在健康的時候得到天倫之樂,讓老人少干點家務,少操點心,多吃點可口的飯菜,那不更好嗎!說完了爺爺說你們家,大伯想資助我我領情。可是,青青,你想過沒有?我大學四年后,不管去那里謀生,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還是我自己。

    青青:你不是自己是誰?莫不是還想當陳世美?

    方振:我雖不想當陳世美,但我可以給陳世美喊冤。”

    青青照方振后背砸了一拳說:我算看錯了你,原來你和陳世美是一路。

    方振:你看過鍘美案的原始劇本嗎?

    青青:沒有。

    方振:在鍘美案的原始劇本里是這樣寫的,陳世美在被鍘之前,秦香蓮去法場送行,不想以往如何,不思以后如何,總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眼望就要被行刑的丈夫,淚如雨下。陳世美見哭成淚人的秦香蓮走到自己的面前,眼含熱淚輕輕地說:香蓮,我是冤枉的呀!不管咋死,我無法選擇,但我不該死呀!我從跨入狀元門檻之時,就自知必死無疑。香蓮,你知道嗎?我是身不由己呀!在進入考場時,卷子的身份認證表格里,我寫的是已婚,可卷子批下來后,卻不知是誰給我做了手腳,改成了未婚。皇上的圣旨下來,封我為駙馬,皇后把我招進駙馬府,準備完婚,就在太監和宮女不注意的時候,我逃了出來。狀元可以不要,不能沒有家。可沒等逃出皇宮,又被四個彪型御林內衛抓了回去。這些人威脅我說,你要好好的當你的東床駙馬,要不然小心被我們這些人敲碎你的頭,香蓮,我不該進京趕考呀!說完夫妻抱頭痛哭。

   

   青青:你可別編了,編的都離了譜了。

    方振:其實我就是說一說做人的道理,你說我說的故事是編的,我給你說不是我編的故事。有的名人,明星,自殺而死,這是真的吧?

    青青:這是真的。

    方振:這些自殺的人在出人頭地之前,想過自殺嗎?可是念完大學知識豐富了;成為名人名氣大了;成為明星粉絲多了,到了這時,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和不相干的人打成了一片,和自己的家人朋友有了距離。青青,你說我說的對嗎?

    青青搖了搖頭說:還是不明白。

    方振:這樣和你說吧!打個比方,你們家來了一位客人,想去很遠的地方,沒有路費,沒有腳力,你們家的人看他可憐,給他拿上路費,又送給他一匹馬,把這個人扶上馬,送他上路。等這個人到達目的地后,回來的概率能有多少?

    這回青青聽明白了,也懂了,但沒言語。

    方振接著說:盡管你們家的人真心的想幫我,但我不想那將來的浮華,我要用我的雙手創造我看得見的;我自己感覺到的幸福。盡管這樣苦點累點,也無所謂。只有這樣才能和我所愛的人在一起,和我所掛念的人在一起。青青,我愛你!愛你們家所有的人!愛我爺爺奶奶!愛我的爸爸!唯獨不愛……”這時青青抬起手來捂住了方振的嘴。

 

    摩托車商店、日外

    爺幾個買上摩托車,方振推到商店外。

    方振:“大伯,我和青青去爺爺那里,下午回家,您自己回家吧!”

    單成玉:“方振,你咋不讓一下大伯也去你爺爺家?去你爺爺家咋走?一會我也去。”

    方振:“大伯,您就別去了,我們家房子太破,幾乎是難入眼簾。”

    單成玉:“你別給我打馬虎眼,我今天非去不可,聽青青說,你爺爺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我早就想去看看你爺爺和你奶奶,快說,到底咋走?”

    方振:“向東走出城,四公里,小地名方家莊,進村第五家,最破的房子那家就是。”

    單成玉:“你倆先走吧!我買點東西,打個車,隨后就到。”

   

    方富貴家、日外

    還沒到晌午,方富貴老兩口在院里閑坐。聽院外有摩托車響,老兩口站起身來,一齊向大門口走去。

    兩人見孫兒騎摩托車帶一姑娘,啥也沒說地進了院,都愣住了。孫子見爺爺奶奶不言語,站著沒動,笑了。

    方振:爺爺,您不要把孫兒想歪了,這姑娘就是去年我說給我買手機的那個朋友,名叫單青青。也就是您未來的孫子媳婦,來之前青青說給爺爺打個電話,我說不用,到那里給爺爺一個驚喜。

    爺爺聽孫子這么一說,樂了。奶奶上前把青青的手抓住,拉到屋里說東道西,說著說著眼圈紅了。

    青青趕急說:奶奶,您這是咋了?

    于秀麗:沒事,奶奶剛才瞇眼了。

    方富貴:振兒,快到中午了,如你自己來,啥飯都行,可這是孫子媳婦頭一次來,他愿意吃啥你知道,爺爺給錢你去買。

    爺爺就要進屋拿錢。一部出租車在院外停下。

    單成玉手里提著一個紙箱從車上下來。對出租車司機說:午后來接我。

    出租車司機點頭,把車調頭走了。

    方振:“爺爺,這是我岳父。

    單成玉已知站在方振一起的必是他爺爺,上前握住老人的手,點了點頭。說:叔叔這大歲數,身體還很硬朗。真是兒孫們的福氣。

    方富貴拉著單成玉給從屋里出來的老伴介紹說:這是孫子的岳父。又扭過頭來,叫孫子快去安排午飯。

    單成玉說:不用去準備飯,我都帶來了。青青,爸爸拿來的都是半成品,你去做飯做菜,別用奶奶動手。青青接過紙箱去屋里做飯了。
  方振看水缸里的水少了,拿起扁擔說:爺爺,你們老爺倆說話,我去擔水。

    方振走后,方富貴說:我這個孫子是百里挑一的好孩子,你把姑娘給了我孫子,沒看走眼。

    單成玉:這我知道,全村的人都夸方振是好孩子。

    方富貴:就是我們家里的底子太薄,以后可要拖累你呀!

    單成玉:大叔,古人常說,窮富沒準姓,今天是我明天就是他。您就放心吧!您孫子不是墮落之人,將來一定會讓您享幾天福。我還等著沾光呢!但這孩子有點太犟,要是考大學,準是國家的棟梁之才,我說,他要是考上大學,一切的花銷都是我拿,可他就是不考,怪氣人的。

    方富貴:他大伯,你不要生氣,也不要太夸這孩子,我雖然不信迷信,可我知道,人的一生有一少半的生活來自命運。一大半的生活靠苦干,究竟以后啥樣,隨他去吧!

    單成玉:大叔,就是有一半的生活來自命運,也得抗爭,方振這孩子就有這種抗勁。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有人拿錢供念大學,是偷著樂的事,可他卻義無反顧的拒絕。就是今天買摩托車,他本應該三天前就說,卻在昨天我叫他去我們家才說。

    方富貴:這些年你們沒少幫他,這我知道,我作為振兒的爺爺,謝謝你了。別人家有了姑娘就有了搖錢樹,可你們家有姑娘,卻把錢填了我們家的這個窮坑。

    單成玉:大叔,您說的啥話?以后是實在親戚了,再不許談論窮富二字。

    方振擔完水進屋來。拿過奶奶泡的茶,給爺爺和岳父滿上。

    方振:“大伯,我爺爺住的這房子,爺爺說是七十年代末蓋的,全方家莊這房子最破。”

    單成玉:“方振,明年你籌備著給你爺爺蓋房子,大伯拿錢。”

    方富貴:“大侄子,你說這話是取笑了,都老了,不想蓋房子的事了,這樣就很好!”

    單青青: “爺爺,在我的印象里,您是天底下最慈祥的老人。”

    方富貴:“孩子,你這是哄著你爺爺說。”

    青青:“爺爺,也許您不知道,我早就認識您。”

    方富貴:“不可能,你沒來過這個家,咋還認識爺爺?”

    青青:“爺爺,您每次去學校和方振說話,我都特別的注意,不但是我,很多同學都夸您是善良的老人。”

    于秀麗:“孩子,你爺爺老實巴交的一輩子,不值得一夸,咱們吃飯。”

    方振安排桌子,青青端菜端飯,單成玉從紙箱里拿出一瓶酒,一邊開著瓶蓋,一邊說:“老叔,今天咱爺倆喝幾杯。”

    方富貴:“今天高興,咱爺倆喝幾杯!”

     這頓飯方富貴吃得特別高興,多少年了,沒吃過這么高興的一頓飯。

    吃完飯,說一會話,青青的爸爸被那個出租車接走了。單成玉上了車又下來,對兩位老人說:已是歲數一大把了,有了累活不要勉強干,打個電話叫他們,您干三天的活,他們一天也用不了。

    方富貴:這事我知道,但我也知道,年輕人有年輕人的生活,我不能無緣無故的往這里捆綁他們。

    單成玉:“老叔,這哪叫往這里捆綁他們,孩子的根基在這里,不管在哪里生活,以后總會葉落歸根的。老叔,我只能說這些,別的話咱爺倆以后再說,我走了!”
  送走了出租車,方振與青青回屋陪爺爺奶奶嘮嗑。這時方振手機響,方振接通手機說:大叔:有啥事?

    那頭:別叫大叔,就叫哥。你說在學校回去就過來,這都四五天了,咋還不過來?

    方振:今天才買上摩托車,明天過去。

    對方:你說還帶一個人來,可別忘了,我這兩天正缺人手。

    方振:我說帶的人就是我爸爸。你放心吧!明天早上準到。

    方振掛斷了電話。

    方富貴:振兒,是誰打來的電話?

    方振:是離學校不遠的那個飼料廠老板,那地方您去過,一開始來城里念書時,有時間我就去那里玩,后來一年比一年大了,有時就給他干點零活,因此和那個老板混的有了交情。那個老板也不吝嗇,時常的給我買學習用品,還叫我吃飯。前幾天在學校走時,我說去他那里干幾天活。回家以后的這幾天,沒有車,來不了。我昨天大著膽子和岳父說,叫岳父給我拿錢買摩托車,岳父爽快的答應,并且今天和我一起來買了車,明天早上帶爸爸來干活。中午來爺爺這里吃飯。

    方富貴:那里的活累不累,剛放下課本就干累活身體吃得肖嗎?

    方振:爺爺,孫兒干點活沒事,您就放心吧!

    方富貴:“千萬別累著。”
  方振與青青和爺爺奶奶嘮嗑一直到五點,也走了。方富貴老兩口送出老遠。兩個年輕人的摩托車都走沒影了,方富貴還站在高處看。老伴扯了一下老頭的衣襟說:回吧!看不見了。老頭這才無精打采的回了家。
  

    方富貴家、夜內

    方富貴躺在炕上,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睡,一會坐起來自言自語,一會躺在被窩又笑了,過了一會又坐起來。于秀麗見老頭精神反常,打開了燈,坐起來。

    于秀麗:你這是干啥?不好好睡覺,翻幾下身也就算了,一會哭一會笑的,煩不煩?是不是神經有問題了?真要是神經有問題了,咱們去醫院。

    于秀麗一邊說著,一邊在枕頭底下拿起了方富貴的手機。就要打120

    方富貴搶過手機,扔在被子上,白了一眼于秀麗。

    方富貴:傻貨!你就知道把腦袋放到枕頭上,稀里糊涂的睡,根本不知啥叫過日子之道。你知道我在想啥嗎?

    于秀麗沉著臉子說:你想的事,都是連小孩子都不想的事,就你那智商,十個都比不上正常人一個。還有臉表白自己!但凡智商高一點,也不會過到現在這種地步。

    方富貴:你別小瞧我,我今天想的可是大事。”

    于秀麗:“你能想啥大事?無非是小兔種白菜,螞蟻撼大樹而已。”

    方富貴:“于秀麗,你還別瞧不起我,我原來想,去年的糧食賣了,還了三千元的貸款,今年的糧食賣了,把那兩千元貸款還了,還能存點,到明年秋再賣點糧食,合起來就能打一口深井,打不起一百米的,就打五十米的,究竟打深井用多少錢,到現在我也不清楚。可我現在改變了主意,不打井了,吃水近處不行到遠處擔,”

    于秀麗:“你想干啥?”

    方富貴:“孫子不念書了,把錢省下來,給孫子明年結婚用。”

    于秀麗:“你想的道道還是挺對的。”

    于秀麗把燈熄了,又躺在被窩里。

    方富貴:“于秀麗,我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孫子和孫子媳婦再來,和他們商量,明年結婚來這里辦婚禮,你看咋樣?

    于秀麗一聽這話,立時來了氣,又開開燈,坐起來,照著老頭的肋部狠狠地踹了兩腳,捏著老頭的鼻子大聲說:你這人好沒道理,太自私了。說你智商低,你還不承認,當初兒子不回去,你反過來勸,倒過去勸,讓兒子回去,你說,無論如何也要把兒子養大,兒子為了養他的兒子,在那里受多少委屈,沒錢的日子在那里有多難,你知道嗎?如果媳婦同意回來,那倒沒說的,媳婦不同意回來,你把孫子拉過來,把兒子扔在那里,你太自私了,你太可怕了,世界上根本沒有你這樣自私的人。跟別人自私無所謂,跟兒子也自私,你還叫人嗎?”。

    方富貴自知理虧,不敢回言。

     于秀麗的氣越來越大,接著說:“方富貴,你要真那樣想,真要那么做,我就不跟你過了。老了老了學著不是東西了。

    于秀麗說著說著哭起來。又踹了老頭子兩腳。開始穿衣服。方富貴見老伴急了,陪著笑臉說:我就是說說而已,哪那么容易,就是孫子同意,孫子媳婦也不一定同意。好了!以后不想了。常言說,一輩子不管兩輩子的事,況且這是第三輩子了,啥也不想了,睡吧!

    方富貴坐起來,把老伴披著的衣服脫了,摁在被窩里。老伴熄了燈,兩個人睡了,

    其實,這一夜誰也沒睡。
  

    方富貴家、日內

    于秀麗做熟午飯。

    方繼成爺倆在飼料廠下班,來吃午飯。

    方振:“爺爺,喝酒吧?”

    方富貴:“今天不喝。”

    幾口人坐下來吃飯。

    方振:“爺爺,今天您的臉色不好,昨晚沒睡好吧?”

    于秀麗:“你爺爺昨晚嫌炕太熱,都后半夜還沒睡。”

    方富貴:“你奶奶說的不對,就是天氣熱,一會吃完飯,把昨晚沒睡好的覺補上。”

    方振:“歲數大了,千萬要注意身體。”

    方富貴:“這一上午都干的啥活?”

    方繼成:“就是流水線的活,把飼料配方的原料摻在玉米里攪拌,粉碎以后,裝袋子,活計不累。”

    方富貴:“不累就好,累咱就不干。”

 

    單成玉家。夜內

    青青給方振打電話。

    青青:“方振,這兩天咋沒過來?”

    方振:“回來的太晚,就沒過去。”

    青青:“咋不早一點回來?”

    方振:“我們干的活是包工,多干多得,已經快要秋收了,秋收時這里就不干了,我們一共八個人,想秋收前,把飼料存儲一些,因此,很晚才收工。”

    青青:“爸爸說,過幾天就不叫你干了,回來好好的練車,準備翻地。”

    方振:“我不能半途而退,馮老板說,飼料的存儲量夠了,就放假了。和大伯說,用不了幾天,我就開始練車。”

    青青:“方振,這回能掙多少錢?”

    方振:“再干幾天,我們爺倆大約能掙八千到九千元。照這個干法,也許明年就能緩解一些我家的困境。”

    青青:“明年想干啥?”

    方振:“明年的事,明年再說。”

    青青:“你休息吧!明天還得干活。”

 

    飯店、日內

     馮老板領八個員工,來飯店坐下,點了一桌好菜。

     馮老板:“再有十多天就秋收了,咱們的飼料,這兩個月來已有了儲備,秋收前就不干了,收完秋你們大伙再來。”

    眾人一邊吃著飯,馮玉清把每個人的工資,發到每個人的手里。

 

    方富貴家、日內

    方富貴于秀麗老兩口正吃飯,方繼成爺倆來。

    方富貴:“振兒,你剛才打電話說在飯店吃了,咋回事?”

    方振:“是馮老板請我們吃飯,下午不干了。”

    于秀麗:“還啥時候來?”

    方繼成:“不知道,馮老板說收完秋來。”

    方振:“不管咋著,我得幫岳父翻完地再來,”

    方富貴:“馮老板給錢了嗎?”

    方振:“今天馮老板給開了工資,我們爺倆鬧了九千元,爺爺,雖然掙了錢,這錢不給你留,回家還兩份比較緊的外債。”

    方富貴放下飯碗說:“對!把急需還的還了,心里踏實。”

    方繼成:“振兒,咱們走吧!”

    方富貴:“振兒,回家后,把錢留在兜里點,青青還是孩子,她喜歡的衣服,喜歡吃的東西,找時間買點,別把感情鬧得冷淡了。”

    方振:“爺爺,我們同歲,她是孩子,我就不是孩子?她們家比咱家寬裕,想買啥,她爸就給她買,我缺啥少啥,也和岳父要錢買。”

    方富貴:“兔崽子,哪有你這樣說話的。”

 

    方繼成家、日內

    方振把九千元錢遞給媽媽,胡秀芝看爺倆掙回錢來,樂的合不攏嘴。

    方振:“媽媽,咱家究竟有多少外債,問您們,您們也不告訴我,這錢留一千元零花,剩下的把最急需還的還了。等收完秋,再找地方去掙點,過年花。”

    胡秀芝:“收秋家里不用你,有掙錢的地方你自管去。”

    方振:“我哪也不能去,岳父叫我學開車,替他翻地。”

    胡秀芝輕聲說:“從現在到上凍三個月,要不給單成玉翻地,能多掙不少錢。”

    方振:“媽媽,過日子要看的長遠,不要看一時一事。”

    胡秀芝:“不說了,你去給你岳父干吧!家里的活過些天我自己干,這回有摩托車了,讓你爸去城里找活掙錢,那兩個棺材瓤子,早把錢拿出來買上摩托車,不就好了。”

    方振:“媽媽說的啥話?買摩托車的錢不是爺爺的,是岳父給的,去年和前年姥姥姥爺鬧病,爺爺給拿的差不多一萬元,全是借的,現在還沒還。”

    胡秀芝不言語了。

 

    單成玉家、日內

    單成玉:“青青去哪了?”

    田桂花:“青青陪著方振去西山荒片子練車去了。”

    單成玉:“這臭小子心還挺靈的,這才幾天,開著拖拉機能進退自如了。”

    田桂花:“你先前沒在家的時候,他把翻地的犁掛上開著走了。”

    單成玉:“不管他,反正以后都是他們的東西,愿意咋折騰就咋折騰。”

    王成山進院來,單成玉迎進屋里。

    王成山:“成玉,我來有這么回事,反正小方振在西山練車,我那高粱地離哪不遠,昨天把秸稈都拉回家了,就叫方振到我的地去干,干啥樣算啥樣。”

   單成玉:“老叔,您若不嫌,下午先去您的地。”

 

    山上地里、日外

    方振在王成山的田里翻地。王成山和單成玉在地頭看,還有不少人在地頭看。

    王成山伸出大拇指說:“小方振翻的地很好,不比你干的差。”

    別的人也說干得很好。又有兩家讓方振接著翻。

   

    方繼成家、日外

    方振把摩托車推出來。

    胡秀芝:“振兒,你去哪?”

    方振:“去爺爺家。”

    胡秀芝:“今天上午不翻地了?”

    方振:“上午岳父干,我一會就回來。”

    胡秀芝:“對,就得讓他多干點。”

    方振:“媽媽,您說啥呢?”

    胡秀芝:“不管說啥,媽是為你好,你岳父一天給你多少錢?”

    方振:媽媽,您咋就這樣短見,給岳父干和給咱家自己干有啥區別,要啥錢。

    胡秀芝:要不給你岳父翻地,還去秋收前那個地方干活,能掙很多錢。

    方振聽后,不便和媽媽犟嘴,扭頭騎摩托車離開了媽媽。

    方富貴家、日內

    方振給爺爺擔滿兩缸水,放下水桶進屋。

    方富貴:“振兒,再別來了,一心的給你岳父翻地,爺爺擔幾擔水沒事。”

    方振:“爺爺,我今天來也不全是為了擔水,想告訴您一聲,不要找別人的車翻地,我和岳父說好了,咱們的十幾畝地我來翻。”

    方富貴:“這遠的路,算了,車又不是咱們自己的。”

    方振:“爺爺,您別說見外的話,我岳父那人挺好的,岳父的車,和咱們自己的車一樣。”

    方富貴:“那行,來就來,來這里把地翻了,還有一樣好處,和咱方氏族里的這些小爺們都認識認識,以后好辦事。”

    方振;“爺爺,我走了。”

    方富貴:“快走吧!回去好替你岳父開車。”

 

    單成玉家、日內

    單成玉:“方振,今天再翻一天,東西兩個小村子的地大部分就翻完了,已經立冬四五天了,看天氣預報像是要變天,你明天盡快地去把你爺爺的地翻了。”

    方振:“明天修一修車,后天再去。”

    單成玉:“那里就是一天的活,回來再修。如果變了天,你爺爺的地翻不成,你爺爺奶奶該著急了。”

    方振:“那我明天就去。”

   方家莊的大柳樹底下、日外
  村中的大樹下,站了很多人。

    人群里有一人站出來說:你看人家方富貴,孫子來給翻地了,人沒處看去,爺爺老實,爹老實,可這個方振不像守本份的樣!將來賴不了。

    又有一個人說:太陽不在一個門口轉,人過日子是十年河西十年河東,前幾年誰能看得起方富貴,現在看來,方富貴的家中,殺出一個程咬金來,以后可要刮目相看了。

    又有一人說:過日子不要一池子清水看到底,不知哪年驢糞蛋就會燃起火苗來。

    又有一個人說:聽說這小子有一個有錢的老丈人,車是老丈人的,這小子就是給老丈人開開車,有啥了不起的。

    遠處方富貴向這里走。到了跟前,人們圍過來,好像今天比往日熱乎。

    方富業:大哥,叫你孫子晚走一兩天,把我的地也翻了,方振翻得好。

    方富全:要不走,我的地也用你孫子翻。

    方富貴:你們誰也別爭,按時間我估摸著方振把地翻完了,他奶奶做熟了飯,我去叫他吃飯,吃完了飯,走不走他自己說了算,我不管他的事。

    方富生滿頭大汗,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來說:大哥,本來想去你家,你在這里,快走,不好了,方振的車不知咋的,掉溝里了。

    說完,拉起方富貴就往地里跑。跑到車跟前一看,拖拉機歪著,車跟前沒人,往上看,孫子在坎上的溝邊躺著。哥兩個急忙爬到溝上方振跟前。方振一看爺爺來了,有氣無力的說:爺爺,我的手不好使,您趕急給爸爸和岳父打電話,再給120打電話。
  120離得近,先來了,護士把方振扶上救護車。方振說:別走,等爸爸與岳父來了再走。過了十來分鐘,方繼成和單成玉來了。

    單成玉:方振,咋樣?

    方振:就是心跳加快,手腳不好使,沒啥事。

    救護車拉著方振風馳閃電般的去了醫院。

    方富貴上了單成玉的車,在后面緊跟著也去了醫院。
  

    大樹底下、日外

    救護車走后,人群中不知是誰首先說:這方富貴天生就是窮命,這里不是沒有翻地的車,五六十里地叫孫子來翻地,真沒意思。這回雖然省兩個錢,可遭了大業。

    又有一個人說:聽說于秀麗是掃帚星,他們家沒好。

    還有人說:那單成玉就是倒霉蛋,好好的一臺車,讓這窮小子一折騰,成了一堆廢鐵。看起來方振的老丈人,非得讓他姑爺折騰窮了不行。

    方富業:“你們就別看三國掉眼淚替古人擔憂了。先前說的全是好話,現在看人家摔了車,又埋汰人家,這叫一堆啥人?”

 

    醫院走廊、日內

    爺幾個在急救室的門口焦急地等待著。

    單成玉見方富貴爺倆急的兩眼濕潤,小聲地說:放心吧!方振沒事,他是臨時跳車,只要沒摔壞,就一點事也沒有。

    方繼成:那他心跳是咋回事?

    單成玉:他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心里緊張。

    方富貴:“沒事就好。”

    急救室的門開了,醫生出來

    醫生看這幾人著急的樣,說:親屬們放心吧!病人啥事都沒有,只是左腳腳踝脫臼,右臂肌肉有點拉傷。現在醫生正在給他做正骨治療。
  過了一會,病人的擔架車出來,進入了普通病房。護士安排方振躺在病床上。爺爺、爸爸、岳父圍在病床跟前。

    單成玉:方振,究竟是咋回事?

    方振:地頭是連下坡帶拐彎,車后輪剛往下走一米左右,這時剎車失靈了,我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跳了車。幾乎是在我落地的同時,車也掉在溝里了。

    單成玉:你真是好小子,無論出現啥情況,自己的安全是第一位,這樣才算有章程。

    方振含著眼淚說:咱們的車完了,那可是好幾萬呀!

    單成玉:只要有人在就行,錢沒了可以再掙。

    方振:我總覺得對不起你們家,我們家窮,您不嫌,這回我又把車摔了。

    岳父說:今天的事責任在我,如果依你,把車修一修再來就沒事了。你啥也不要想,身體沒問題比啥都強。

    這時,病房的門開了,田桂花、胡秀芝、青青都來到。

    單青青:“方振,你可嚇死我。”

    方振:“伯母,媽媽,你們放心吧!我沒事。”

    胡秀芝:“振兒,你本來就不應該來,這里還沒有翻地的車。”

 

    醫院病房、日內

    人們看方振沒事了,都回家了,這里就剩青青自己做護理。

    方振:青青,咱們分手吧!我的條件不行,命也不行,我就是天生的窮命。這回給你們家造成的損失,好小伙子一年掙不來。

    青青說:方振,你說的啥話?不要總想那摔車的事,那算個啥!爸爸說,用不多少錢就修好,至多說,這個秋天白干,不要一天價為這事著急。

    方振說:不是我著急,你看看我的家,爺爺老實本分一輩子,沒把日子過好,爸爸更是軟弱,現在一大堆外債,我常常想,一定要好好干,把爺爺和爸爸失去的找回來,可我的命咋就這樣?哎!你要不跟我分手,跟了我這窮命的人沒好。

    這時一個人推開病房的門進來。笑著說:兔崽子,說傻話,啥是窮命?爺爺經常說,除非沒了氣才能說自己是窮命,只要有一口氣,就不要認為自己是窮命。

    青青:爺爺,昨天不是說不叫您來嗎!咋又來了?

    方富貴:孩子,我的寶貝心尖在這里,我能不來?不來在家心里踏實嗎?
  方富貴在醫院陪了一天,見孫子真的沒事了,才回去,臨走的時候說:過幾天出院,到爺爺那里養著去。
  

    拖拉機掉溝的地方、日外

    單成玉打電話:“喂!王師傅嗎?你開你的55車來這里,把我的車拉回去。”

    不一會,來了一臺大拖拉機,拉走了方振摔壞的拖拉機。

    拖拉機司機給單成玉拉回了摔壞的拖拉機,單成玉留王師傅吃了飯。

     王師傅:“開車的是你啥人?”

     單成玉:“不瞞你說,是我沒過門的姑爺。”

     王師傅:“就是前幾年要不念書的那個孩子?”

     單成玉:“正是這個孩子。”

     王師傅:“這個孩子好命大。”

     單成玉:“王師傅,一會我坐你車去保險公司去一趟,問他們能給多少保費。”

    王師傅:“這你就外行了,你咋不在摔車的地方找他們?”

    單成玉:“我上的保額小,沒啥意思。”

    王師傅:“不管多少,螞蚱都是肉,走吧!”

    單成玉:“田桂花,我去保險公司去一趟,咱們的車上了意外險,雖然保額小,但也能挽回點損失。你去方繼成家看看,那胡秀芝心眼小,出了事不是埋怨這個就是埋怨那個的。也許她以為咱們會額她。

    田桂花:放心吧!你不說我都去。”

    單成玉扭頭坐上了75拖拉機走了,田桂花進屋圍上頭巾,去了方繼成家。

    單成玉:“我去城里辦點事,說拖拉機上了保險,是騙老伴,讓老伴去騙親家婆。”

    王師傅:“那你咋不和嫂子明說?”

    單成玉:“明說了怕騙得不真實,我那親家婆太刁鉆,主要的是怕她埋怨她老公公。”

    王師傅:“單師傅,我還頭一次知道,騙人還拐彎。”
  

    方繼成家、日內

    方繼成低著頭在凳子上坐著一言不發。

    胡秀芝心急火燎的說:你們方家這是咋了,塌了天了,你知道嗎?就差一頭發絲,你兒子不是死于非命,就是腿斷胳膊折。這大的事,怨誰?怨你那不過日子的爹呀!相隔五六十里,叫孩子去那里,就為了翻幾畝地,叫誰說都是愚蠢之極。本來說是明年給孩子結婚,彩禮錢還沒有著落,這回又出了大事,那不是小數字,是幾萬呀!要是人家嘴巴一歪歪,給咱們額上,幾萬元去哪弄去?

    說著說著哭起來。
  田桂花來到方繼成家,院里靜悄悄的,進院后聽屋里有哭聲,躡手躡腳的進了屋。見方繼成垂頭喪氣地坐在旮旯不言語,胡秀芝啼不成聲的哭。

    田桂花:“哈哈!哈哈!”的大笑起來。胡秀芝聽有人笑,擦了擦眼淚抬頭一看,卻是青青的媽媽。讓田桂花坐下。

    胡秀芝嘆了一口氣說:哎!嫂子,出了這大的事,我覺得真對不起你們家。你咋還笑?

    田桂花:秀芝,只要方振沒事就好,車的事不算事,你沒聽有這樣一句話嗎,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方振這孩子有神仙保佑,以后必有大福。孩子沒事,理應高興才對,你這樣哭哭啼啼所為何事?方振是你們的孩子,也是我們的孩子。車是我們的,也是你們的,那車我們上了保險,雖然保額小,但也能減少一半的損失。

    胡秀芝一聽車有保險,心里立時敞開一扇門。 說:我不是為車著急,而是想我那老公公不懂事,這遠的路叫孫子去翻幾畝地,不應該呀!

    田桂花:秀芝,你錯了,去翻地的事根本不是大叔說的。是方振和青青她爸爺倆決定的。別胡思亂想了,快黑天了,做飯去,不吃飯哪行。時間不早了,我回了,

    田桂花見胡秀芝臉上有了笑容,偷偷的推了一把方繼成,扭頭回了家。
  

    醫院病房、日內

    方振:“青青,咱們出院吧!”

    青青:“不行,爸爸先前還打電話說,要你在這里多觀察幾天。”

    方振:“你看看,我這胳膊,腿都沒事了。”隨后,把胳膊和腿都動了動,下病床走了幾步。

    青青:“沒事就好,要真沒事,今天中午的飯你自己去買,我回家換換衣服,來五天了,衣服都臟了。再觀察兩天,要真沒事就出院。”

    方振:你去吧!我自己啥都行。

 

    醫院病房、日內

    青青剛走,有一電話打來,方振一看,是同學李琦。

    方振:“李琦,你錄取在哪所大學?

    李琦:別取笑我了,沒考上。在家閑著怪沒意思的,給你打個電話。消磨一下時間。咋樣,從打回家你都干啥了?在學校時,整天的叨叨著出去打工掙錢,掙多少錢了?

    方振:先是在學校跟前的那個飼料廠干了兩個月,開始秋收后,兩家的老人都不叫我干秋收的活,我就一心的練車。后來我替岳父開車翻地。很好玩的,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

    李琦:你和青青啥時結婚?可別偷著,到時候我去喝喜酒!

    方振:結啥婚,我一分錢也沒有,現在的生活是一籌莫展,急死我了。

    李琦:青青家不是有錢嗎?

    方振:也不是太有錢,青青的爸爸有一臺農用車,給別人跑點運輸;還有一臺拖拉機,秋天給別人翻地,春天給別人播種,收入還可以,比一般人家強點。岳父一年四季一點閑時候也沒有,看我畢業了,把我拖住給他開車翻地,可前幾天我把拖拉機開到溝里摔碎了,成了一堆廢鐵。多虧我眼疾腳快跳了車,要不我也完了。這輩子就這樣結束了。跳車時摔壞了腳,現在我還在醫院里。

    李琦:那你啥時出院?我想有點事和你商量。

    方振:其實現在就沒事了,可青青不叫我出院,說是再觀察兩天。她今天回家換衣服去了,現在我自己在病房里。這幾天把我愁死了,不知岳父的車多少錢能修好?爺爺沒錢、爸爸沒錢、我又闖了這大的禍,這世界上好像沒有我的立足之地一般。迷信的人也許說這就是命運?要我看這是老天爺不公平。

    李琦:你別急,我今天給你打電話也有點這個意思,在家閑著沒錢花,總依靠老人給錢還有點于心不忍,想約你去外邊闖闖。你要覺得行,出院以后和我做個伴。出去掙點錢。

    方振:去哪里?

    李琦:去丹東港碼頭。

    方振:“那里有熟人嗎?”

    李琦:“有,我一個遠方的親戚,是業務科科長,有些事說了算點。”

    方振:那里冬天也有活?

    李琦:有,就是受罪,太冷。

    方振:不怕!只要掙錢就行,我太缺錢了。有時都想去砸銀行!

    李琦:誰不缺錢,凡是生活在世上的人過日子都缺錢,只不過是缺多缺少的問題。方振說:世上的窮人缺錢,富人就不缺錢。

    李琦:富人更缺錢,窮人家電工來催電費,十塊八塊沒錢給的時候,那富人家正為買飛機錢不夠而苦惱;窮人家想吃烙餅沒錢買葵花油之時,那富人正為想吃鯊魚翅沒拿夠錢,在酒店而進退兩難;到春種時節,農民正為缺買化肥的款子去借貸,有的富人卻為炒股資金不夠而發愁。方振,你說,我說的這些人不都缺錢嗎?富人缺錢時缺的更多。

    方振:就你這嘴話多,說著說著就沒邊了。說吧!啥時走?

    李琦:要不是你在醫院,咱們現在就走才好,我已經和我那個親戚通了電話。

    方振:那不行,我手里一分錢也沒有。買火車票沒錢,路上吃飯沒錢。

    李琦:沒關系,所有的花費都是我給你拿。

    方振:那咱們現在就走,一會青青回來了,就走不了了。”

    李琦:“青青回來,找不見你咋辦?”

    方振:“管不了那多,到那里找上活再往回打電話。”

    李琦:“以后她知道是我把你弄走的,一定罵我。”

    方振:“你別啰嗦了,來醫院接我,我在醫院大門外等你。

    李琦打車來醫院接上方振,兩個人到火車站,坐火車去了丹東港碼頭。
  

    醫院病房、日內

    青青回來,病房里不見了方振。問護士,護士不知道。醫院里里外外找了個遍,還是沒有病人的蹤影。青青這回急了,按通了爸爸的電話,

    單成玉:“青青,到醫院了嗎,有啥事?”

    青青:“我回來,病房是空的,不知方振去哪了,打電話他不接。”

    單成玉開車叫上方繼成,兩人奔醫院來。

    青青又給爺爺打電話,

    方富貴:“青青,有啥事?”

    青青:“方振沒去您那里吧?”

    方富貴:“沒有呀!”

    單成玉、方繼成兩人來到醫院,方富貴找方富全騎摩托車帶著也來到醫院。又找了一會,還是沒有。

    方富貴:“青青,把出院手續辦了,你們快回家,該干啥就干啥,不用找,這兔崽子丟不了。”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okbhls.live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代玩彩票兼职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