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okbhls.live
重點推薦劇本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
處理勞保糾紛題材感人搞笑小品《
城建題材搞笑相聲劇本《與城軌共
新年同學聚會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基建題材娛樂搞笑相聲劇本《與城
法院正能量搞笑小品劇本《拒絕收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元旦適合演的小品劇本,元旦節目表演
燈博會公益義工故事小品劇本《幸福
最適合公司年會表演的爆笑小品臺詞
公司企業環保小品劇本《打造綠色環
關于工作的情景劇劇本(特殊紀念日)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農村電視劇本 > 孫兒的孝道(第三集)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農村電視劇本   會員:cuizhiyvan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19/8/7 17:20:49     最新修改:2019/8/7 17:20:49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okbhls.live 
電視劇本名:《孫兒的孝道(第三集)》
(原創劇本網)作者:崔志遠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第三集

   

     兄弟媳婦:“姐姐,別屬外,三年沒回了,沒啥好吃的,各種菜都嘗嘗。下午別走,晚上姐說吃啥咱就做啥。”

    于常有:孩子在城市貸一大堆款買了樓房,把這兩個人扔在家里怪沒意思的。城市里的孩子掙那幾個工資,水呀!電呀!人情來往呀!不夠花,他們不管老爸老媽有錢沒錢,缺錢就回來要。姐,你說現在這年輕人,真讓老家伙急不得腦不得。

    于秀麗:侄子在城里是干啥的?

    于常有:大學畢業就安排在城建工作。是一般員工,說話一點都不占地方。

    弟媳見大姑姐半天沒伸筷了。趕急說:大姐,別看著,多吃點,回來一趟不容易,這回多住幾天。

    于常有看了看鐘點,放下筷子說:“壞了,把正事忘了,我得去一下村里,村主任說午飯后,銀行的人來放貸款,過幾天買牛的錢不夠。大姐,可千萬別走,弟弟回來咱姐倆再說話。”

    于常有找了一件衣服換上,急匆匆地去了村里。

    不知是沒有胃口,還是真吃飽了,弟弟走后,于秀麗也放下筷子。
    兄弟媳婦:“大姐咋吃的不多,飯不對心情。”

    于秀麗:“這好的飯,哪能不對心情,這一口那一口的,不知不覺地就吃飽了。天不早了,我去路邊等車。”

    弟媳:大姐,你來有事吧?

    于秀麗:沒事,我就是來看看你們倆。時間長不來怪想的。

    弟媳:你們家不搞養殖,沒有啥事,我們家就不行,天天忙得不可開交,要不早就想去你們那里看看。今天別走,讓姐夫自己在家做幾頓飯吃。

    于秀麗:那不行,我來時沒說在這里住。

    一邊說著,一邊邁出了娘家門檻。

 

    方富貴家、夜內

    吃完晚飯,兩人躺在炕上,于秀麗看了看方富貴;方富貴看了看于秀麗,誰也沒說話。

    過了一會,于秀麗憋不住了,說:“老頭子,你咋不問問我借到錢了沒有?”

    方富貴:“那還用問,要是拿著錢回來,一進屋就會笑著把錢拿出來。”

    于秀麗:“好你個方富貴,原來你不傻。”

    方富貴:“我啥時說我傻了。”

    于秀麗:“不傻有時咋說傻話?”

    方富貴:“別斗嘴,快說,咋樣?”

    于秀麗:先前過日子有了虧空,你出去借錢,回來說碰了釘子我還不相信,今天我是知道啥是碰釘子了。

    方富貴:咋!沒借來?

    于秀麗:準確的說,我根本沒說借錢的話。”

    方富貴:“咱們的親戚里,就他家有錢,即便去了,咋就不說?兒子還等著錢呢。”

    于秀麗:“一邊吃著飯,人家兩個人說,孩子在城里買樓房借了不少貸款,孩子們住進樓房后,物業費,水電費,都是回家來拿錢,鬧得家中不寬裕。飯沒吃完,于常有說下午銀行的工作人員來村里放貸款,說是過幾天買牛錢不夠,去等借貸款去了,你說我還咋張嘴?

    方富貴:你沒說借錢,就知道人家不借給你,真不可思議。

    于秀麗:你別拿我這個人和你比,你到人家家里辦事,不看人家的臉色,不分析人家說話的用意,只管張著臭嘴求人家,那不是愚人嗎?怪不得處處碰釘子。你就這樣沒心沒肺的,到死都不知碰釘子是咋碰的!你想想,我那兄弟如有關心咱家的意思,他會問問,我姐夫的身體最近咋樣?還好吧?外甥那里生活的狀態啥樣?如有困難就吱聲。他這些話沒有,你說說,他能借給我錢嗎?

    方富貴:你可想好了,那可是你的親弟弟,有了難處,兄弟不幫誰幫?

    于秀麗:你還好意思說,你的弟弟當工人三十年,你都接了啥光了?人家平常日子的生活,比你過年吃的都強。年節的咋不來看看你?好了!不說這些了,我給你出個道吧!你去村主任那里,叫村主任給你借貸款。

    方富貴:咱們都是七十的人了,表兄弟都說,六十不借貸,七十不還錢,實在親戚都向遠,能有誰給咱作擔保?那村主任和咱們沒有親屬關系,也許會躲的更遠,一定更會找借口。

    于秀麗:方富貴,你咋不動腦筋?你就叫村主任給做擔保,并告訴村主任,把咱們那六畝好地押給他,還不上貸款,叫他把咱們的口糧田轉包。

    方富貴: “你這老太婆道道還真不少。我看,以后你當家就行。

    于秀麗:“別貧了,明天一早就去找主任。”

 

    村主任家、晨內

    村主任李建,吃完早飯,剛想去村里,見方富貴來,熱情的迎到屋里。
    李建:富貴哥,平常沒見你串門,今天有事吧?

    方富貴說:也沒有大事,你也忙,我也忙,哥就不繞圈子,開門見山地和你說。”

    李建:“對!有啥事你就直說。”

    方富貴: “這些天我的日子出了虧空,繼成那里岳父岳母鬧病,前幾天他岳父去世了,岳母還在醫院,特別缺錢,我和你嫂子跑了幾個地方都沒有借到錢。我想讓你給我擔保借五千元的貸款。我知道你也有難處,不過,你別怕,我把六畝好地壓給你,如我還不上,村里把我的地轉包。

    李建哈哈大笑!說:大哥說的啥話?你以為小弟是短見之人吧!大哥,你剛才說借了幾處都沒借到,你不能把我和那些人聯系在一起。老年人常說,過日子比線還長。有一句古話是這樣說的,世間諸事無定論,沒有長窮久富家今天沒錢不能說以后總沒錢,你真要把地壓在我這里,我不成了勢利眼了嗎!我現在手里沒錢,要是有,現在就拿去。我聽說了,繼成是個好孩子,只不過他岳父岳母體弱多病,這些年日子過得艱難。困難是暫時的。沒問題,我給擔保,走!咱倆去銀行。多大個事,你真要還不上,弟弟替你還,就算弟弟幫你了。

    方富貴眼圈紅了,想說啥,張了張嘴沒說。

    李建推出了摩托車,說:“老哥,走!咱倆辦完了事,你能坐第一趟公交車回來。”

 

    方富貴家、日內

    方富貴樂滋滋地回來,把五千元錢扔在炕上。

    于秀麗:“這快就把錢借來了,我說的道道好使吧!”

    方富貴:“你說的是啥話呀!你說的道道,沒用上。”

    于秀麗:咋?又碰釘子了?那你咋拿回錢來了?

    方富貴:人家李建是當干部的,說的話都是當官的味。文乎理乎的和我說,世間諸事無定論,沒有長窮久富家。這話我愛聽。我那表兄弟與你的親弟弟說不出這話來呀! 我說把地壓給他,他根本就不讓我說。直接就騎車帶我去了銀行,給我做了擔保。他在那里有事沒回來,我坐公交車的票都是李建買的。快去,也許兒子現在等的正急。現在公交車還沒走,我下車時叫司機等一會。

    于秀麗:還是你去吧!去他們家下了公交車還得走很長一段路。

    方富貴:哪呀?現在他們一家三口都在鄉衛生院,衛生院的病人是親家婆,只有你去才符合邏輯。你再拿零錢買上看病人的東西,就算看親戚。快走!公交車就要走了。

 

    鄉衛生院、日內

    于秀麗坐公交車來到鄉里衛生院,繼成透過門玻璃,看見媽媽來,到外邊把媽媽迎到走廊。

    于秀麗:“繼成,你岳母在哪個病房?”

    方繼成:“從昨天晚上就挪到急救室,急救室里不用陪護,我就只好在走廊。”

    于秀麗:“秀芝去哪了?”

    方繼成說:岳母從昨天晚上進了急救室,秀芝我倆就在走廊等了一夜,誰也沒睡。她一早回家了,下午回來。

    于秀麗把伍仟元錢交在兒子手里說:你爸說了,不夠花你爸再張羅。

    方繼成雙眼濕潤的說:媽媽,您們都一大把歲數了,還天天的為兒子操心。

    于秀麗給兒子擦著眼淚說:孩子,你爸說了,咱們是一局的日子呀!
  方繼成經過和醫生協商,于秀麗娘倆得到醫生的允許,進了急救室。于秀麗見胡秀芝的媽媽,躺在病床上,打著氧氣,上前抓住親家婆那想伸但伸不出來的手。

    于秀麗:老嫂子,別著急,慢慢的調養,過些天就會好。

    胡秀芝母親微微地點了點頭。隨后輕輕的抬起另一只手來,指了指方繼成,伸了伸大拇指。

    于秀麗小聲說:應該的,應該的。

    方繼成:昨天晚上,胡秀芝我倆一夜沒睡,看情況今晚還是如此。

    于秀麗說:繼成,千萬別煩,用人就在此時呀!

    過了一會,方繼成岳母抓于秀麗的手慢慢的松開。這時護士進來說:時間到了,要讓病人休息為好。于秀麗和方繼成只得退出急診室。
  于秀麗娘倆在走廊的靠椅上,吃了點方繼成買來的飯。

    于秀麗:公交車一會就過來了,我回家了。

    方繼成:媽媽,在這住一宿,明天再走吧!一會胡秀芝就來了。

    于秀麗一邊往外走著一邊說:不行,你爸不會做飯。再說,你岳母要是會說話,我在這里陪著說一會話,現在看來,我要是在這里,晚上沒床沒鋪的會給你們增加麻煩。

    方繼成:媽說的一點不假,這些天在這里吃不好,睡不好,折騰的十分疲倦,從岳父來醫院到現在已快到三個月。前些天岳父走了,看岳母現在的情況也不太好,已經打氧氣兩天了,再有兩天就夠嗆。

    于秀麗:公交車來了,你回去吧!

    方繼成扶媽媽上了公交車。一直看著公交車遠去,才心事重重的向醫院走去。
  

    方富貴家、日內

    方富貴、于秀麗兩人正吃午飯, 方富業來。

    方富業:大哥,剛才方繼成打過電話來,說是他岳母去世了,可他沒說叫你們去,你們兩個去還是不去?

    方富貴:那是親家婆,要是去也得你嫂子去。

    于秀麗:我是不去了,一看我兒子那精神狀態就揪心。

    方富貴:不去就不去,反正我們的心意也盡到了。

 

    于常有家、日內

    于常有:“那天姐姐回來,走時沒說回來干啥?”

    于常有老伴:“我收拾完碗筷姐就走了,啥也沒說。”

    于常有:“姐姐準是來借錢。”

    于常有老伴:“你咋知道?”

    于常有:“咱們的飼草今年不夠,聽說離衛生院不遠有一家,要賣草,前些天我去看看,結果在衛生院墻外遇見了那不爭氣的外甥,賣草的人說,他的岳父岳母都在病床上,每天花錢都得二百多。”

    于常有老伴:“你就沒有買草,快速地跑回來了。你也不想想,那是你的親外甥,你外甥不傻,就是窮點,你就知道你總有錢?你外甥總是窮,自古以來,皇帝都有破敗的時候,小人短見識。”

    于常有:“不是我短見識,姐夫和外甥兩個家合在一起,就是一個窮坑。”

   

 

    方富貴家、日內

    方富貴今年輕松,清明的頭一天,學校放假,方振沒回家,直接來爺爺家,吃完早飯,方振陪爺爺去墓地祭祀。爺兩個回來,見方富山在屋里坐。

    方富貴:“富山,你沒去墓地祭祀?”

    方富山:“大哥,我去的比你們早。在墓地回來,就來等你。”

    方富貴:“等我干啥,有啥好事?”

    方富山:“大哥,有這么個事,年前,省里下發一個文件,凡是耕地里的墳墓,都要向非耕地歸攏,大哥,你提前了一步,這一步走得很好。我們那支也有三個墳墓,分散在各處,咱們自己莊子里有一個,左右村子各有一個,昨天,這幾個墳墓地的主人,一起來找二叔,叫他想辦法挪墳,早晨,二叔叫我來找大哥。”

    方富貴:“這事與我沒關系,找我干啥?”

    方富山:“二叔說,三大支的祖墳都在一起,這回分散在各處的骨灰也聚在一起才對。”

    方富貴:“理雖然是那個理,可哥哥一開始辦這個事的時候,卻說啥的都有。再說,每一支有每一支的章程和主事的人,你們那支主事的應該二叔或是三叔,真要是有那個想法,就應該二叔或是三叔來,不應該打發你這個晚輩的來說此事。”

    方富山:“哥哥,你就別挑了,二叔和三叔說,他們是長輩,長輩求晚輩,有點不好意思。”

    方富貴:“這才多大的事,有啥不好意思的?”

    方富山:“大哥,我來時二叔說了,此事是你發起的,方富中那支的兩個墳,已經埋在你的荒地上了,我們那支的三個墳就不再選地點,也就歸在一起,這樣做占了你的地皮,你說要多少錢,就給你多少錢,你要說要地,我們那幾家的地,你說要哪塊,就給你那塊塊。”

    方富貴:“給錢就不必了,地我更不要,因為我的那地,也不是好地,連草都不長,以后沒有矛盾就行。”

    方富山:“哥哥,你們安排此事在先,不管方富中他們咋著,我們是啥說的沒有。你就把地點劃一下,其他的事啥都不用你管。雖然以前沒有到各處祭掃,這回方便了,我也要學哥哥,年節清明的,到墓地看看,燒一炷香。既然哥哥應了,我就回去,二叔和三叔還等我消息呢!”

    方富貴:“富山,你們哪天挪,提前和我說,我還得找你富業哥,富中他們挪時也沒考慮這多,還得和你富業哥規劃一下地點。”

   

    方富貴的石頭荒地、日外

    方國華、方國祥,方富山,還有不少人,在方富貴的荒地,掩埋剛挪過來的骨灰。

    中午吃飯時,于秀麗小聲說:“老頭子,你說咱們這不是多此一舉嗎?本來想把那三個墳墓挪過來,是為了你少走路,沒成想把事情鬧大了。”

    方富貴:“別說了,我也是挺后悔的。古人常說,善門難開,善門難閉呀!已經辦了,就啥也不說了。”

 

    方富貴家、日內

    于秀麗正在做飯,方振騎自行車進院。

    方振進屋,沒看見爺爺,說:“奶奶,爺爺去哪了?”

    于秀麗:“你爺爺擔水去了。”

    方振:“奶奶,咱們院里不是有井嗎?”

    于秀麗:“咱自己的井一個月前就沒水了,你爺爺找兩個人往下挖了兩米,還是沒有水。沒辦法,你爺爺去方富珍你大爺爺家擔水。擔了兩天后,不去擔了。我問你爺爺,咋不去方富珍家擔水了?你爺爺說,方富珍不叫擔了,他沉著臉子說,擔了這回別擔了,把水擔盡了我吃啥?”

    方振:“現在爺爺在誰家擔水?”

    于秀麗:“一開始,這家一擔,那家一擔的將就,后來李鐵來咱家,和你爺爺說,你誰家也別去,就去我家,我給你一把鑰匙,啥時去都行。現在就在李鐵家吃水。奇怪,這趟咋這長時間?”

    方振:“奶奶,我去看看。”

   

    方富貴擔水的半路、日外

    方富貴擔著一擔水,迎面遇見了方富山。方富貴把扁擔放下,拉方富山在路邊坐下。

    方富貴:“方富山,問你點事。”

    方富山:“大哥,今天我好高興,你問啥事我都告訴你。”

    方富貴:“高興歸高興,你不知道的事咋告訴我?唉!你高興啥?”

    方富山:“古人都說,在路上遇見挑滿滿一擔水的人,是不容易的事,也會使自己以后的事業處處豐滿。”

    方富貴:“這話是迷信的說法,我不信。我想問你的是,你在縣城打井隊干活,打五十米和一百米的井要多少錢?”

    方富山:“大哥,準確的錢數說不上來,只能說個大概,五十米要準備五六千元,一百米最低也得八千元。”

    方富貴:“那我心里就有底了。”

    兩個人正說話,方振來找爺爺。

    方富貴:“振兒,過來認識你大爺爺,這是咱們方家第三支里的你大爺爺。”

    方振:“大爺爺好!您們老哥倆說話,我擔水。”

    方富貴:“一會擔水去李鐵家,叫李鐵夫婦叔叔嬸子。”

   

    方富貴家、日內

    方振和爺爺奶奶吃飯,爺爺高興,奶奶高興。

    方振:“爺爺,以后少擔水,我四五天來一次,來后把大缸小缸都擔滿,”

    方富貴:“振兒,不要把事情說的過了火,爺爺沒事,挑一擔水輕松地。”

 

    方富貴家、夜內

    方富貴和于秀麗吃完晚飯,看電視。

    方富貴:“老伴,我明天出趟門。”

    于秀麗:“你想去哪?”

    方富貴:“那次繼成有困難,到處借錢借不到,你去你弟弟家都沒拿錢回來,今天我也去我弟弟家看看,要是能拿點錢來,湊乎著打個深井。

    于秀麗說:夠嗆,你那弟弟和我弟弟差不了多少,在外地工作三十幾年了,現在已退休。先前父母在世的時候,或一年或二年的回來一趟。從打二老過世,很多年沒回來了。要是心中有你這個哥哥,早回來看看了。

    方富貴:“不管咋著,厚著臉皮去看看,要是弟弟能幫我兩千元就行,銀行的貸款晚還一年,打一口深井,省的吃水困難。”

    于秀麗:“七十了,這遠的路,我都不放心,如果拿不回錢來,還不如不去。”

   方富貴說:你不要把事情看得太絕對了,弟弟每個月幾千元的退休金,咋也不能讓我空手回來。

    于秀麗說:空手不空手的回來就知道。

 

    火車上、日內

    方富貴坐在火車上,想著三十幾年前的事。

    閃回

    方富貴家,大隊主任來,進屋開門見山地說: “方富貴,縣里有兩個人在大隊等你。”

    方富貴:“主任,縣里的人找我啥事,你知道嗎?”

    主任:“他們說你是勞動模范,縣委開會決定,要落實優待勞模的政策,別的沒說。”

    方富貴跟著主任來大隊。

    大隊主任:“這就是你們要找的勞動模范,方富貴。”

    兩個工作人員和方富貴握手。

    工作人員:“方富貴,我們來有這么個事,為了鼓勵勞模精神,弘揚勞模風氣,經縣委和勞動局研究決定,把兩個固定工人指標,給了勞動模范。你就是其中的一位。招收單位是省城物資局,兩天以后,去檢查身體,如果身體沒問題,你就是正式國家工人了。”

    方富貴:“感謝國家和政府的照顧。”

 

    方富貴家、日內

    方富貴從大隊回來。于秀麗說:“縣里的人找你啥事?”

    方富貴:“好事!天大的好事!”

    于秀麗:“我還以為縣里的人找你,你不定干了啥壞事了呢!”

    方富貴:“秀麗,縣里照顧勞模,給我一個固定工人的指標,叫我去當工人。你說這事好不?”

    于秀麗:“好是好,咱們走了,兩個老人咋辦,要是老二有媳婦就好了,老二沒媳婦,誰給這幾個人做飯?”

    方富貴:“在大隊回來的這一路,我也是這么想,秀麗,我想把這個工人名額讓出去。”

    于秀麗:“你讓給誰?”

    方富貴:“讓老二富財去,老二現在還沒成家,如當上工人,很快就能搞上媳婦。”

    于秀麗:“你是當家的,你說咋著就咋著。”

    兩天后,方富財拿著行李去當了工人。

    閃回完。

   

    方富財家、日內

    方富財泡了好茶,滿一杯遞給哥哥。

    方富財:“已是七八年沒回家了,也不知家里有啥變化?”

    方富貴:“要說有變化,就是有不少的人家,蓋了新瓦房,唯獨咱們家還是先前的樣。”

    方富財:“繼成那里現在啥樣?”

    方富貴:“繼成的岳父岳母,這幾年體弱多病,去年相繼去世,繼成的日子債臺高筑,現在是寸步難行。”
    弟媳進屋來:“我已經在客廳擺了桌子,你們哥倆快過去,咱們一邊說著話,一邊吃飯。”

    幾個人來客廳飯桌前坐下。

    弟媳端上來四個菜,拿上了高檔白酒。方富財給哥哥斟上酒。

    方富財端起酒杯說:“雖然是親兄弟,但生活在兩地,很長時間沒在一起喝酒了,哥,來!干了這杯!”兩人干了一杯。

    方富財找了紙筆,寫了一行字,遞給哥哥說:“哥哥,再過年就七十了,以后有事打個電話,省的來回跑,這是我的手機號。”方富貴接過紙條,裝在兜里。方富財又斟上酒,兩人又干了一杯。

    弟媳:“大哥,你咋沒帶著嫂子來,都來,在這里住些天,嫂子還一趟沒來過。”

    方富貴:你嫂子倒是想著來,就怕在火車上暈車,再說,來回的火車票還得多花錢。

    弟媳說:都老了,還疼那點車費錢,過幾年想來都來不了了,哥哥這回來可要多住幾天。

    方富貴試探著說:我這次來,是有事想求你們,咱們家那邊連年的雨水少,有一半的水井都沒水了,繼成他們不在跟前,我這老頭子去別人家擔水太不方便。我想和你們借點錢,回去打一口深井,要不然吃水太困難了。

    方富財:大哥,你知道打深井要用多少錢嗎?

    方富貴:不知道。

    方富財:那得一萬多呀!你們都那么大歲數了,兒子在岳父家也不回來了,還打井干啥?又沒牲口,人吃多少?咋還不能將就。

    方富貴:富財呀!沒糧食吃能將就,借一百斤能吃一個月,要是沒水吃,一天都不能將就,現在去別人家擔水還行,如果井水都沒有了就難了,以后一天不如一天了,要是到了用車拉水的時候就更難了。

    方富財說:那就去兒子那里。

    方富貴沒再說啥,

 

    方富貴家、夜內

    老兩口吃晚飯,

    方富貴:“秀麗,我都在老二家回來四五天了,你咋不問問借錢的情況?”

    于秀麗:“就你那狗肚子裝不住四兩油的人,要是拿回錢來,連十分鐘都用不了,就會把錢扔在炕上。我說的對不?”

    方富貴:“老伴,你說到別人家借錢,夸富對還是哭窮才對?”

    于秀麗:“你都當家快一輩子了,這點事還問我,越哭窮越沒人借給你,因為你窮,別人怕你還不起。”

    方富貴:“你說的咋那對,這回我就犯了哭窮的毛病。”

    于秀麗:“拉倒吧!你和你弟弟夸富也不行。”

    方富貴:“我去老二家的事,你和振兒說了嗎?”

    于秀麗:“說了,但沒說去借錢。”

    方富貴:“這就對了。”

 

    方富貴家、日外

    方富貴站在大門外,向遠處看。第二天又是如此。于秀麗把老頭子拉到屋里。說:“振兒準是家里有事,沒事早來了,他不來,你在院外瞅也沒用。”

    方富貴:“振兒從前年來念高中,如果有一個星期不來,我的心中就好像缺點什么。”

    于秀麗:“明天一定來,快吃飯吧!都午歪了。”

    方富貴、于秀麗兩人正吃飯,方振進屋來。

    方富貴:“在家來,還是在學校來。”

    方振:“沒在家來,也沒在學校來,是從縣里食品廠來。爺爺,是這樣的,放暑假的那天,食品廠的負責人去學校,說有點包糖塊的活,招收十名同學,搞勤工儉學,我就報名參加了這個活動,今天上午結束,我這兩天不想別的,就想爺爺的水缸里有沒有水。”

    方富貴:“原來是這么回事!”

    方振:“總計干了十二天,掙了點錢。”

    方富貴:小小人學著過日子了,不賴。

    方振:爺爺,我用這錢給您買了一件東西,您一定喜歡。

    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一個小紙盒。爺爺打開紙盒一看,原來是一部手機。

    方富貴:爺爺都這個歲數了,要這東西有啥用?無故花錢。

    方振:爺爺,我這可不是無故花錢,您和奶奶都歲數大了,一旦有感冒頭疼的時候,給孫子打個電話,孫子就會立刻來到您的身邊。

    方富貴:你也有手機?

    方振說:有,剛買時間不長,是朋友給買的。

    方富貴:你還有這好的朋友?能不能領來讓爺爺看看?說說話!

    方振:現在不能,人家不來,將來會來的。

    方富貴:兔崽子,還有小秘密。家里現在啥樣?

    方振:從打老爺與姥姥去世,爸爸媽媽天天為外債發愁。去年多虧爺爺給的錢,要不,不知爸爸的日子咋過?爸爸說,過幾天來城里打工,把貸款還上。

    方富貴:家里總計還有多少外債?你知道不?

    方振:不知道,反正爸爸媽媽一提起外債的事,好像就不高興。我常和爸爸說,不要急,明年我就畢業了,等我不念書能掙錢了,咱們家的日子馬上就會好轉。

方富貴:你不想考大學?

    方振:就咱們家這個狀態我能考大學嗎?不過,請爺爺放心,只要有心計,考不考大學都一樣。

    方富貴:爺爺放心,放心,有一個有心計的孫子,爺爺一百個放心。

    于秀麗端上飯來。幾口人高興地吃飯。
  吃完了飯,奶奶收拾碗筷。方振湊到爺爺跟前說:爺爺,雖然您是爺爺,但今天需要給我當一會學生。

    方振拿起手機教爺爺手機的使用方法。

 

    單成玉家、 日內

    單成玉:“青青,暑假已經十多天了,咋沒見那臭小子來,你們倆又鬧矛盾了吧?”

    青青:“沒鬧矛盾。”

    單成玉:“沒鬧矛盾咋沒過來?”

    青青:“放暑假的前一天,食品廠的人,去我們班招十名學生包糖塊,方振參加了,因此,到現在還沒回來。”

    單成玉:“一天能掙多少錢?”

    青青:“大約一天能掙一百元,當時我也想去,可等我舉手時,人已夠了。說的是十天的活,今天都十二天了。”

    單成玉:“這臭小子,整天的想錢。”

    青青手機響,青青拿出手機看了看說:“爸爸,您說的臭小子來電話了,準是回來了。”

    方振:“青青,我一會就回家了。”

    青青:“你咋回來?”

    方振:“騎自行車。要是坐公汽回家,最少也是六元。”

    青青:“你就過吧!我瞪大雙眼看你過啥樣。這十多天掙多少錢?”

    方振:“掙一千二百元。”

    青青:“一會回來給我買了啥好東西?”

    方振:“還沒輪到你的份,就把錢花沒了。”

    青青:“一千多元錢,你都干啥花了?”

    方振:“一回到家再說。”

 

    村子邊、日外

    單青青在村子邊路旁,焦急地等方振,不時地向遠處張望。方振蹬著自行車,從遠至近的來到青青跟前。青青接過自行車,把手絹遞給方振說:“看你這一腦瓜子汗,快擦擦。”方振一邊擦汗,一邊順勢坐在路邊。

    青青:“方振,你掙得錢呢?”

    方振:“花沒了。”

    青青:“我不要,就是看看。”

    方振:“掙了一千二百元,給爺爺買了一部手機,還剩一百五十元。”方振從兜里拿出錢來,給青青看了看,又裝回兜里。

    青青:“爺爺已經就要七十了,有誰給他打電話,他又能給誰打電話?”

    方振:“正因為爺爺奶奶七十了,我才給爺爺買手機,你想想,歲數大的人,隨時隨地都會生病,一旦要有頭疼腦熱地,相隔這遠,音信不通。有了手機,我隨時隨地都能知道。”

    青青:“方振,你爺爺有你這個孝順的孫子,真是行善積德了。走!回家!我爸爸還等著和你說話呢!”

    方振:“青青,我給爺爺買手機的事,和任何人都不能說,尤其是我媽媽,一會回家,我和媽媽就說,都在學校存著呢!做以后的書本費用。”

    青青:“你和你媽媽撒謊?”

    方振:“不撒謊咋著,要說給爺爺買手機,媽媽就得揍我。”

    青青:“好吧!”

 

方富貴家、日內

    中秋節,一家五口人,坐下來吃飯。

    方富貴:“繼成,這些年來,秀芝還從來不知道咱家的地在哪,一會吃完飯,你領秀芝到咱家的地里看看。咱家的地全是好地,今年要到小滿才下雨,可玉米棒不比往年小。”

    于秀麗:“棒子小大的有啥用?現在的人,誰還拿種地當回事。”

    方富貴:“咋不當回事,地是農民的根本。繼成,們那里地少且薄,岳父岳母又不在了,秀芝你們倆考慮考慮,能回來就回來吧!這里離城里近,干什么都方便,你媽我倆再有幾個月就七十了,你們要是回來,我們也有個躲閃。

    方繼成看了一眼胡秀芝,胡秀芝沒吱聲,繼成也就沒說啥。

    方振:“爺爺,明年夏天我畢業了,就往這里搬。”

    胡秀芝瞪了兒子一眼,還是沒說啥。

    下半晌,兒子一家三口走了。

    老兩口送走了兒子一家人,回來都不愉快。

    于秀麗:“你呀!越老越糊涂了,盡扯沒用的,他們要是想回來,還用你說,你覺得你是長輩,在人家心中有沒有你那都不一定。”

    方富貴:我就是說說而已,也不強求。按你的說法,我這當爹的就一句話也不能說了?

    于秀麗:沒人管你,有能耐兒媳婦再來你就還說。

    方富貴:我就是窮,要是有個大金蛋在手里攥著,不用我說,他們也回來,你就是想攔都攔不住。

    于秀麗:就你現在這個生活狀態,等你死時,他們也不一定回來。

    方富貴瞪了老伴一眼,沒再說話。

 

    方繼成家、日內

    方繼成從打在老家回來,一直心情不好,這一天,鼓起勇氣,試探著和胡秀芝說:方振天天要去找他爺爺,我看還是去吧!這里離城里遠,打工不方便,反正孩子愿去,我看依了孩子算了。

    胡秀芝把眼瞪得圓圓的,沒好氣的說:愿去你們爺倆去,反正我不去。別的不說,我就看不上你那不懂事的爹。七十了,不知啥叫過日子,我聽說了,你爹有事沒事的,拿著鐵锨四處修道,人世間的道路那多,你一個老頭子修得過來嗎?中秋節那天,我到外邊大樹底下和眾人說了一會話,你知道那些人都說啥嗎?都恥笑你爹,把那么多墳遷到自己那不長草的荒地上,沒事閑的。最不可思議的是吃了虧自己不知道,聽人說,那塊石頭地本不是咱家的,是別人調換了地塊,到現在你爹都不知道,還拿人家當好人。想讓我回去,我死也不回去。

    方繼成聽到這里,沒敢再吭聲。

 

    方富貴家、夜內

    方富貴吃完晚飯,躺在炕上,嘆了一口氣說:“哎!過些天把糧食賣了,還上貸款,明年就輕松了。”

    于秀麗:“這點糧食,你能賣多少錢?”

    方富貴:“玉米能賣五千元,谷子能賣兩千元,雜糧能賣一千元,可是,總得留點后手,一個是兩頭驢要吃料,再就是不知明年啥年頭,還要考慮一年的零花錢。”

    于秀麗:“要不今年還一半,明年再還一半。”

    方富貴:“我有一個新打算 ,今年全還了,明年要是好年頭,攢錢張羅打井。”

    于秀麗:“都這個歲數了,過一天說一天算了,別想太多了,想多了多累。”

    方富貴:“只要不咽氣,就得想。”

 

    單成玉家、日內

    單成玉:“青青,那臭小子回來有幾天了,咋不過來和我說話?”

    單青青:“他怕你,”

    單成玉:“怕我干啥?去!把他叫過來,就說我有事。”

    單青青:“他不來我可沒法。”

 

    方繼成家、日內

    青青進屋來,見方振不愉快,打了方振一拳,說:我爸爸叫你到我們家去,說是有事和你說。

    方振:你爸叫我有啥事,是不是看我困難,給我幾個錢花?或是有啥活等我干?

    青青:就是想你了,要和你說一會話。

    方振:那好吧!我就委屈一下。”

    說罷!站起身來。單青青又打了方振一拳,方振順勢抓住了青青的手,兩人手拉手向青青家走去。

 

    單成玉家、日內

    青青和方振進屋來。

    單成玉:“方振,在家沒事咋不到這來?”

    方振:“昨天傍晚才在爺爺家回來。”
    單成玉:憑你的大腦思維,考大學沒啥問題,正月開學時不是說的好好地嗎?為啥不考?

    方振:大伯,取笑小侄了,就我們家的條件,我能考嗎?爸爸媽媽這里一大堆外債,爺爺奶奶那里連吃水都困難,我用啥考大學?

    單成玉:前些天不是說好了嗎!你要考上大學我給你拿錢,你咋就不聽話呀?

    方振:人的一生不一定考上大學就能過好日子,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大伯要想幫我,現在就可以幫。

    單成玉:你想干啥?

    方振:我想買一臺摩托車,如果有了摩托車,我帶爸爸去縣城打工,現在離秋收還有兩個月,我在學校回來的時候已經聯系好了可以干的活,中午去爺爺那里吃飯,晚上回來,這兩個月我們爺倆能掙八九千元。不知大伯能不能幫我?

    單成玉:啥是能不能的,你既然有這個打算,我就拿錢,明天咱爺倆去城里買車去。

    方振一聽明天就去買,高興地手舞足蹈起來。笑著說:大伯,你讓青青叫我有啥活嗎?現在就干。

    單成玉:叫你來是想告訴你,不要貪玩,有時間來練練車,每年給別人翻地我自己干太累,今年秋天你跟我倆干,這樣晚上也不停,能多掙一半錢。今天找你就是為這事。

    方振:大伯,翻地時抽時間去把爺爺的地翻了可以嗎?

    單成玉:干自己的活啥是可以不可以的,你說了算。明天一早咱爺倆坐公汽去縣城。

    青青:方振,買了摩托車先帶我去兜兜風。

    方振:別開玩笑了,兜啥風?

    青青說:沒和你開玩笑,你帶我去你爺爺家,你爺爺對你太好了,從打咱們念高中,你爺爺哪個星期都去看你,不是給你錢,就是給你好吃的。很多同學都眼紅,也不知你爺爺家離學校多遠,這回非去看看不行。”
  

    公汽站點、日外

    早晨,單成玉和方振二人走出二里地等公汽,單成玉回頭看,見青青在后邊也跟了來,

    單成玉:青青,你去干啥?

    青青說:不是昨天說好了嗎!買上摩托車后,方振帶我去他爺爺家里,就算兜兜風。

    方振:剛買上車我都不會騎,摔跤了咋辦?

    青青:爸爸,別聽他的,他是騙您,在學校里他時常騎別人摩托車,去他爺爺家,他說去給他爺爺擔水。

    單成玉想說啥,但張了張嘴沒說。這時汽車來,幾個人坐上了公汽。

    單成玉看了一眼方振,自言自語地說:要知道他會騎車我不如不來了。
  坐在車上,青青悄悄的說:方振,你是一個怪人,要考大學,一定能考上。爸爸是說話算數的人,你要考上大學,我們家資助你,那是多好的事。放在別人身上,求之不得。

    方振:我不是說一遍兩遍,我們家有不少的外債,爺爺奶奶七十了,連吃水都困難。在這種條件下,我的心思那能在書上,就是考上也念不成。

    青青說:那你不念書就能解決問題了?

    方振:一定能,我努力的打工,不用二年,我就能扭轉家庭的局面。

    青青:可你要考上大學,四年后那可就是另一種人生。文科有特長畢業后可以當記者,可以考公務員,物理化學有特長畢業后可以搞科學,數學有特長,可以當會計。總之,念完大學四年就不用做普通力工了。”

    方振:四年大學要用多少錢,你知道嗎?青青說:當時爸爸說不管多少錢,只要你考上,我們家都會資助你。我哥哥去年大學畢業,已經參加工作不回來了,爸爸經常說我不爭氣,很器重你,你也不隨他的愿。

    方振:青青,你想過沒有,我如果念完四年大學,不管去哪里,還是方振嗎?

    青青:你說的啥話,我都聽不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okbhls.live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代玩彩票兼职 {$UserData} {$CompanyData}